筆趣閣 >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 第八章 春之雷(二)

第八章 春之雷(二)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kkpmm.co】,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凜鴉競技場的選址非常考究,負責設計的學者們巧妙地將其巨大的整體嵌進了分割內外城的城墻中,盡管墻體的結構因此顯得臃腫不堪,為那些崇尚美學的建筑師所不齒,但卻極大地節省了建筑成本與建筑空間,是標準的王立學院風格。與外城相接的西側看臺專門為平民與傭兵開放,入場價格及其低廉,在這里坐莊開盤的金額也低,就算只有一枚第納爾也能參與到賭局當中;東側看臺則與內城相接,雖然沒有明文規定,但隱隱然成了北境貴族限定的銷金窟,五枚龍紋第納爾——也就是半個金龍的入場費足以過濾掉很多人,包括一些家境不夠殷實的小貴族。競技場的老板一般不會親自來此開設盤口,往往都是由一些嗜賭的貴族子弟協助出面,老板只是象征性地收取一些抽成。在東側看臺下注的最低金額是五十個金龍——盡管北境向來拮據,但是貴族在娛樂項目上從來不會對自己斤斤計較。偶爾也會有傭兵能夠參與到東側看臺的賭局中,但下場無一例外都很凄慘,不是被欺生的貴族合伙起來騙得血本無歸慘淡收場,就是大賺一筆后第二天莫名其妙地橫尸在某個偏僻陰暗的小巷。

    自從推出那場十**的新活動,凜鴉競技場的人氣便一直高漲,西側入口常常能排起長龍,推搡、斗毆、乃至于更嚴重的流血事件屢見不鮮,但競技場的老板頗有些能量,從內城搬來了一支守護者分隊駐扎在西側入口維持秩序。有正規軍在一旁盯著,脾氣再火爆的傭兵也得收斂幾分。十**并不是凜鴉競技場首創的活動,但大陸上沒有一家競技場能像這里一樣運營得有聲有色。以前舉辦過類似挑戰賽的競技場,一天最多只能受理三名挑戰者的報名——斗士也要喝水吃飯,也要休息養傷,而且守擂久了,難免碰到硬茬子,傷筋動骨之后擂主便會空缺,于是只能來回調換斗士守擂的順序,等到哪一天守擂斗士傷勢累積到相對嚴重的地步,那么這次活動也就無疾而終,畢竟不是哪一家競技場都能隨時找到十位猛男來守擂。可凜鴉競技場完全沒有人力方面的顧慮,老板不知道從哪雇傭了一大批實力不俗的斗士,同時一次能受理十位挑戰者的報名!然后便是將競技場偌大的場地分隔開來,分別開盤,各自開打,互不干涉,甚至還有賭哪個場地會先結束的盤口。

    埃修原本以為自己會在報名處排很久的隊,可他低估了競技場的胃口,他面前的隊伍是被一截一截地吞進去的。很多人都付不起三金龍的入場費,但競技場很寬容地讓他們簽署一個臨時的債款協議,若是過了第一關,則在獎金中扣去入場費;若是在挑戰過程中失敗,則需要在競技場充當六個月的無償打手。埃修是今天首個能夠一次性付清報名費的選手,就連主管都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能夠掏出三枚金龍的傭兵其實大有人在,但能像埃修這樣面不改色鋪出來的屬實罕見。

    “能夠在自己身上下注嗎?”埃修隨口問了一句。

    主管瞥了他一眼:“可以,五個金龍幣起步。”

    埃修的手指輕輕勾住腰間的錢袋,猶豫著要不要解下來全部砸在桌上,但一番激烈的心里掙扎之后,他最終放棄了這個分外誘人的念頭,只是捏出了五枚金龍幣,輕輕放在主管面前。

    “名字?”

    “埃修·巴蘭杜克。”

    “好,巴蘭杜克先生,你的注金已經受理,請去休息室等待。請記住,”主管最后漫不經心地提醒了他一句,“從第七關開始,會是真劍決斗,而不是真劍格斗了,你明白兩者之間的區別在哪嗎?”

    埃修點點頭:“明白。”真劍格斗,真劍決斗,一字之差,卻是木頭與金屬的天壤之別。前者最多只會讓你平躺著被抬上擔架,后者則就直接通往墳墓,亦或是內海的底部——可能還是以殘缺的身軀過去的。

    埃修被雜役一路引領至選手的休息室——其實也就是一間陰冷的石室,溫度甚至比室外還要低上幾分,天花板的角落里懸掛著密密麻麻的冰錐。石凳又冷又硬,跟冰塊并沒什么區別,一坐上去立刻就能感到體溫在快速地流逝。埃修是唯一一個還能安然坐下來的人,其他選手都不得不站起來在石室中快速地踱步、摩擦掌心,不然在在上場前手腳都有會被凍僵的風險。

    等待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大概是第五個昏迷的挑戰者被拖過門口后,便有人來休息室通知埃修準備出場。埃修將護具穿戴齊全,隨手拿了根練習長矛就上了場。他的第一個對手已經在等著他了。

    才交上手,埃修有些意外,對方的經驗老練得不像是個在競技場廝混的斗士,反而像是個受過嚴格兵器格斗訓練的貴族騎士,身材高大,手臂健壯,露出來的皮膚透出營養良好的光澤。他有些理解昨天晚上的那兩個傭兵為什么會只想在賭局中賺點小錢了,如果第一關的守擂斗士就是這般水準,那這五百第納爾還真不是一般的難拿。不過這并不會對埃修造成多少困擾,他沒費什么力氣就打落了這個守關的斗士手中的短斧,然后把他摔在冰冷的土地上。但是那個斗士并沒有認輸的表示,他站起身,繼續撲向埃修。埃修側身閃過,順便將斗士的手臂擰到背后,抬起頭向看臺喊道:“這種情況怎么辦?”

    “打暈也行。”西側看臺上有人喊,“不然他們不會認輸!別被糾纏太久,昨天有個倒霉蛋就是在第三場被消耗了太多的體力,在挑戰第四關時被暴揍一通!”

    凜鴉城豢養的斗士,居然強悍至此嗎?埃修有些訝異,但這并不會妨礙他接下來的動作。他一拳干脆利落地揍在斗士的臉上。雖然沒有立刻擊暈,但這一拳徹底碾碎了對方的方向感與平衡感。埃修松開手以后,斗士便頹然倒地,短時間內再難起身。幾名雜役快速地走上場,將斗士搬上擔架,而后第二名斗士已經站到了埃修面前,還沒等雜役離開便朝埃修發動了攻擊。然而他來得快,倒得更快,被埃修一個側步繞至身后,矛柄狠狠地抽打在后腦勺上。第二關的擂主轟然倒地,雜役甚至還沒走出多遠就不得不奔還回來,將這個魁梧的壯漢拖走。第三名斗士總算來得沒那么快,大概是他的前任倒得毫無征兆,他自己都沒有做好準備。但他也就是遲了幾分鐘被埃修送下場。而后是第四個第五個第六個第七個,沒有一位斗士能在埃修手中撐過五回合。盡管他們都在電光火石間的交手中體現了極其豐富的戰斗經驗與異常頑強的戰斗意志,但在埃修面前仍舊顯得過于孱弱。唯一的波折是他在打暈第五名斗士時長矛因為用力過猛斷成了數截,對方則是在失去意識前用最后的力氣將斷裂的矛桿扔出了場外,此后埃修便不得不徒手作戰——雖然貼身短打是埃修的長處所在,但他之后面對的每一位斗士都刻意地加強了護具的厚度,雖然也就是多挨一拳或者一腳的區別,但這區別卻決定了他們能否以傷換傷。第七關的斗士最為夸張,他出場的時候披掛著不知從哪搞到手的重型甲胄,在場上跟埃修裝起了烏龜,埃修費了一番功夫才把對方從那身鋼鐵殼子里撬出來打暈。

    西側看臺上的觀眾已經完全興奮了,他們忘乎所以地在埃修身上下了重注,每一關跟注的基礎金額都在以不可思議的幅度攀升,后面財力有限的平民與傭兵完全放棄了下注,并不是賭不起,而是完全攀不到跟注的門檻。只有幾名小有身家的外地商人還在暗地里較勁。東側看臺上有人開始仿效帝國角斗場的風情,拋灑鮮花與第納爾。其他場次的挑戰都暫時中止了受理,盤口只對埃修這一場開放。

    “第八......關。”負責報場的雜役戰戰兢兢地咽了口唾沫。

    第八關的守擂斗士施施然走上了場,站到了埃修面前。來人帶著面具,一頭極為扎眼的黑色長發散漫地在腦后垂落。埃修總覺得自己似乎在哪里見過這一頭飄逸的黑色長發,卻一時想不起來。

    “嗯?”斗士在看清了埃修的臉后發出一聲表示訝異的輕咦,“是你?”

    “我們見過嗎?”埃修反問。

    “當然。”斗士點點頭,他抬起自己的佩劍,劍柄末端的黑色配重球被雕刻成骷髏的形狀——這是一柄標準的死亡騎士長劍。斗士用拇指輕輕頂起劍格,明亮的劍光緩緩地從考究的鞘中流溢。他直視著埃修,以標準的騎士禮儀報上自己的名號:

    “‘黯夜之刃’阿德薩斯。”
黑彩玩法 最准确双色球选号技巧 竞彩比分500没有人聊天了吗 河南快赢481游戏规则 江苏11选5 广西11选5怎样玩 为啥说取老婆比赚钱重要 赚钱的女人 重庆时时彩 尚牛电竞比分网 广西修正药代理好赚钱吗 捕鱼千炮来了官方下载 河南貔喜脉动棋牌下载 即时赔率皇冠新2 云南时时彩走势图 即时比分球探网 金尊国际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