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嬌妻太水嫩,總裁寵上癮 > 第494章 夫人有請

第494章 夫人有請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kkpmm.co】,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494章 夫人有請

    打完電話后,小果發信息給在樓下的鄭永明。

    “沒有人上來吧?”她問。

    鄭永明很快回過來:“沒有人上來。放心。”

    小果收起手機,看來顧司慕他們并沒有懷疑自己,倒是自己太心慌,想太多了。

    不過好在父親那邊傳來的是好消息,他找到了母親,還在一起商量著怎么救弟弟出來。

    下樓時,鄭永明問她:“中午要不要留下來一起吃飯?”

    “好啊!”小果不客氣的說道。

    江帆便看向沈寒郯:“沈總,我們一起去準備午餐吧!”

    小果微訝:“不是隔壁送過來嗎?”

    江帆深意一笑:“沈總今天特意帶了很多的食材過來,說要親自下廚。”

    “哦,那好啊!可以嘗嘗郯總的手藝。”小果拍著手,笑看向沈寒郯。

    這家伙,大過年的,都跑過來,還帶著很多的食材,要親自下廚,難道要像以前的自己一樣,用廚藝鎖住顧司慕的胃?

    怎么看,都覺得沈寒郯現在居心不良!

    沈寒郯盯她一眼,沒說什么,脫下了西裝外套,高挽起襯衫的袖口,便去廚房了。

    “我要不要去幫忙?”鄭永明小聲地問小果。

    總覺得自己干坐在這里,不太合適。

    小果搖頭,拿起茶幾上的草莓吃了一口:“我們可是客,坐享其成就行了。”

    “哦!”鄭永明聽她這么說,點點頭。

    小果拿起一顆草莓,遞到顧司慕的嘴邊:“姐夫,這草莓好甜。”

    顧司慕張口,吃下。

    “姐夫,大過年的,你還沒給我紅包呢!”小果笑嘻嘻地說道。

    顧司慕看不到,一般靠坐在沙發上時,都是閉著眼的。

    聞言,他睜開了眼。

    “一會兒讓江帆給你。”

    “還真有啊!”小果開心的笑著,看著男人的眼里,卻含著淚光。

    她現在看到他,都會有種特別強烈的心痛感。

    但卻一點不敢表現出來,還要裝成嘻皮笑臉的樣子。

    “姐夫,現在你正式成為我的姐夫了,我是不是可以到你這邊來住了。你和我姐既然是夫妻了,那這里也是我姐的家了啊!”小果笑著說道。

    “好!”

    “那姐夫,我姐的手機,可以給我保管嗎?”

    “可以!”

    “姐夫,那你的眼睛可以開始治了嗎?”

    “可……”

    可能習慣性地回應,他一說出口,卻突然頓住了。

    “姐夫,你和姐姐現在已經是正式的夫妻了,那我和雷雷,都是姐夫你的責任了。你不治好眼,怎么幫姐姐照顧我們?”

    聞言,鄭永明安靜地大氣都不敢出,緊緊地看著顧總。

    “好!”顧司慕點頭答應。

    聞言,小果頓時喜極而泣。

    他居然答應了,終于答應了,終于肯治眼睛了。

    “眼鏡!”小果歡喜地沖廚房那邊叫著。

    鄭永明連忙扔了手中的菜,跑了出來。

    “眼鏡,姐夫答應要治眼睛了。”

    “真的嗎?”江帆大感意外,驚喜無比,三步并兩步地來到總裁的面前。

    不等總裁回應,江帆直接道:“那我現在就聯系醫生。”

    “不急,等過了十五再去。”顧司慕開口。

    “為什么要等那么久?”小果疑惑。

    江帆卻像知道一般,恍然大悟:“過年期間去醫院并不好。”

    聞言,小果也頓悟:“那就過了十五再去。”

    反正也沒有幾天了,今天初二,還有十三天。

    小果這么想著,心情微微地有些安慰了。

    一切,好像往好的方面在發展了。

    吃完飯,小果讓鄭永明一個人先回去,自己就留在這邊。

    她躺在床上,準備睡會午覺。

    正要入睡時,手機響起。

    是一通陌生的手機號。

    “是我,畢雪歌。”

    “你?”小果眉心微凝:“你給我打電話干嘛?”

    “出來見個面,我有話要告訴你。”

    “我和你沒有什么可說的。”小果拒絕。

    “關于你姐的死。”

    小果猛地坐了起來,看向落地窗外。

    “我姐是你害死的?”小果聲音冷了幾分。

    “不是,你來了,我就會告訴你,你姐是誰害的。我把地址發給你,我只等你半個小時,來不來,看你自己。”說完,畢雪歌掛斷了電話。

    小果坐著冷靜的想了一會兒,打電話給剛離開沒多久的江帆。

    “我現在立刻回來接你。”江帆說道:“哪怕是陷井,我們也要去看看。”

    “好,你通知慕澤,到時讓他在我外面接應我們。”小果說道。

    “好!”

    穿好衣服,小果來到顧司慕的房間,他也在午睡。

    不打擾他,小果輕手輕腳地出去。

    下樓時,沈寒郯和江帆都還在。

    “你要出去嗎?”江帆在和沈寒郯下棋,手里面捏著一顆白色的棋子,正在累索下到哪里。

    “有點事,出去一會兒就回來。”小果在門口一邊換鞋,一邊說道。

    “要讓司機送你嗎?”

    “不用,鄭永明在外面等我。”

    “哦,那早點回來。”

    “好!”

    一出去,就看到了鄭永明的車。

    “聯系慕澤了沒有?”

    “聯系了,他也正帶人趕過去。”

    “那就好!”

    “這個畢雪歌怎么會突然打電話過來?”鄭永明微微擰眉,哪怕知道可能是陷井,但他們現在的調查一直沒有進展,也只能先過去一探究竟。

    “可能是想對付我吧!”小果說道。

    兩人到了約定好的酒店,朝著畢雪歌所說的酒店過去。

    這時,兜里的手機再次響起。

    小果拿出來看,是顧父打來的。

    “顧父!”

    “你先接!”鄭永明說道。

    “好!”

    小果按下接聽鍵,電話那頭傳來顧父有幾分急促的聲音:“你現在在哪里?”

    “在酒店。”

    “是不是畢雪歌約的你,你現在馬上離開,不要去見她。”

    “為什么?”小果一頭的霧水。

    “趕緊轉身就走,快!”顧父沖她吼道。

    小果驚愕地看向鄭永明,鄭永明也聽到了手機漏音,眉心緊擰,完全不知道現在該相信誰。

    “要不先走吧!”鄭永明覺得,顧父和畢雪歌相比起來,至少顧父目前表現得,不像是會害他們。

    而顧父現在這么急切,很可能代表,畢雪歌設的陷井,是他們現在破不了的。

    “好!”小果點頭,兩人轉身就要走。

    剛走沒幾步,走廊拐彎處,突然冒出來六個黑衣人,伸手攔住他們:“夫人有請,兩位還是先進去吧!”

    小果和鄭永明互視一眼,雖然早料到可能是陷井,但剛剛顧父電話里那急切的聲音,讓她覺得很不安。
黑彩玩法 七星彩七星彩论坛 网上传是怎么赚钱吗 网sm绳艺视频赚钱吗 山东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阿里彩票苹果 北京七星彩走势图 时时彩后三走势图分析 手机拍照赚钱软件哪个好 宁夏11选呀5推荐号 重庆快乐10分 pc蛋蛋官方网站开奖 重庆时时开奖历史结果 北京时时彩是正规的 北京快3 亿客隆彩票首页 福利彩票18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