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溺寵神醫狂后 > 第904章 國家不安,何人能安

第904章 國家不安,何人能安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kkpmm.co】,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如今興懷同意讓萬毒宮出面打聽消息,便是想要同朝廷,同軍中的諸位將士,一同捍衛東月國的國土,這也是在保衛萬毒宮所在的土地!若是三長老連這些都不明白,還要計較到底是軍中派人去,還是萬毒宮派人去,當真是拎不清!”

    “三長老只擔心萬毒宮的人萬一暴露會如何,那么三長老可曾想過,今日到底是何人上陣殺敵?軍中的將士們面對敵軍,何曾退縮過?!”

    “一人之安,絕非天下之安,國家不安,何人能安?!”

    楚天奕的口吻之中已經帶了怒意,一番話擲地有聲。

    他不能要求人人都愛國,但是他更不能接受,三長老這種斤斤計較的犯蠢行為。

    萬毒宮不該管東月國的事情嗎?這話,還是等三長老滾出東月國之后再說吧!

    “此事興懷既然已經吩咐你去做,還請三長老盡快辦妥,否則本王相信萬毒宮自有一套規矩來懲治辦事不利之人。”

    三長老的心頓時緊了緊,楚天奕不再理會他,直接道:“本王等三長老消息。”

    言畢,楚天奕轉身離去。

    冷冽的風灌入房內,讓三長老的心中久久激蕩。

    許久,他狠狠地咬著牙,終究是快步走了出去。

    不管這天下安不安,他現在,心里實在是不安啊!

    這瘟疫最好跟北魏國無關,最好跟那具尸體午飯,否則的話……

    三長老不敢再往下想,他立刻吩咐了人前往北魏國,而他自己,卻是騎了一匹快馬,直奔柳江而去。

    天邊蒙蒙發亮,楚天奕終于回到了房間躺在了床上。只是,這床鋪冰冷,被褥被凍得發硬,蓋在身上宛如生鐵,讓人的身體忍不住發顫。

    楚天奕板板整整的躺著,卻仍舊睜著眼睛,他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身體仿若凍僵了,可是他的腦子里面卻亂成一團。

    秦若曦的模樣不斷浮現,沒有秦若曦在身邊,這陽城的夜晚又變得無比冰冷了。

    柳江一帶的瘟疫也讓楚天奕揪心,特別是今日的那個發現,更是讓楚天奕坐立難安。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強迫自己的閉上眼睛。

    他需要休息,只有休息好了,他才能夠解決各種問題。

    天空已然泛白,陽城一片靜謐,明媚的太陽悄然升起,將黑暗漸漸驅散,亦是給這寒冷的大地帶來了些許的暖意。

    輕微的咳嗽聲打破了一室的寧靜,秦若曦立刻伸手摸出了枕邊的瓷瓶,倒了一顆梨膏糖塞進口中,甜蜜的味道帶著絲絲清清涼涼的感覺,將她的咳嗽暫且壓下。

    躺在軟榻上的熾翎聽到聲音立刻起床到了秦若曦的床邊,扶著秦若曦坐起身來,秦若曦卻是覺得自己渾身無力,腦袋還有些隱隱作痛。

    “把窗戶打開透透氣吧。”

    秦若曦開口,熾翎立刻點頭去開了窗戶,卻是將那窗簾半掩著,不讓風直接吹進來。

    涌進房內的寒意讓秦若曦清醒了幾分,她昨晚忙到了半夜才睡下,如今醒來,秦若曦覺得自己的病癥仍舊沒有絲毫的減輕。

    但是好在,秦若曦也沒有覺得更加的不舒服。

    她洗漱了一番換好了衣服,熾翎拿來了簡單地早餐,秦若曦剛剛吃完了早飯,洛興懷跟軍醫便來到了秦若曦的營帳。

    二人依次給秦若曦診了脈,神色有些凝重的坐在門口。

    秦若曦看著二人,開口道:“我今天早上也給自己診過脈,連續喝了兩副藥,脈象并沒有什么好轉,所以按照我現在的情況,病癥應該是跟王耳等人一般。”

    秦若曦的結論,讓軍醫跟洛興懷的心中發沉。

    若真是如此,秦若曦基本上已經斷定是染上瘟疫了。

    只是,雖然讓人難以接受,卻好在也都有了心理準備。

    軍醫開口道:“我已經將王耳等人的病情發展過程整理了出來,王妃可有仔細翻閱一番。昨晚我也已經跟洛先生商量過了王妃所寫的藥方,確實是比之前用的方子要更合適一些。”

    “不過根據王妃的具體病癥跟身體情況,這方子還需要調整,力求……藥到病除。”

    軍醫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重重的說出了最后四個字。

    這是他內心的期盼,也是秦若曦跟楚天奕,還要東月國所有人期盼。

    秦若曦抿了抿唇,點了點頭。

    她繼續道:“我現在只是得病的初期,出現的是發熱,咳嗽,頭昏腦漲,身體酸痛無力,喉嚨腫痛,還有胸悶這些癥狀。但是我昨天那般不舒服,應該跟之前休息不佳有關。”

    “今天我最為明顯的感覺是……”秦若曦抬手按著自己的喉嚨,吞了吞口水。

    “喉嚨還在疼,而且有些發癢,頭還是有些昏昏沉沉,但是比之前要好很多。體溫沒有降下來,但是胸悶的癥狀已經不明顯。”

    “至于咳嗽,我晨起時就口含了梨膏糖,止咳化痰的效果還是不錯的,至少能鎮咳,但是這梨膏糖終究是治標不治本,只能用來舒緩,不足以治病。”

    洛興懷跟軍醫聽著秦若曦的話紛紛點頭,秦若曦繼續道:“根據我現在的癥狀,我認為昨天寫的三號藥方是最對癥的。”

    “我也如此認為。”軍醫立刻開口,“不過,根據王妃的脈象,我認為藥方之中的金蓮花藥量應該稍減,否則怕是藥性過寒,身體怕會出現不適。”

    秦若曦點頭,“軍醫說的有理,但是,我現在還在糾結一個問題,那就是我究竟應該對癥下藥,還是應該考慮到病情接下來的發展?”

    秦若曦認真的看著面前的兩個人,這話卻是讓軍醫再次意外。

    對癥下藥,是大夫治病的準則。

    只是,如今的瘟疫來勢洶洶,秦若曦只怕這樣對癥下藥,是治標不治本,更是沒有辦法控制病情的惡化。

    畢竟,先前軍醫不是沒有調整過藥方,雖然用量不至于像她所寫的藥方一般精準,卻也總歸是調整過的。

    但是王耳等人的病情一直在惡化,可見那般“對癥下藥”,效果是不行的。

    所以秦若曦想,要不要考慮到病情的發展,直接下猛藥,將病癥的下一步路給堵死。
黑彩玩法 自己赚钱自己花的名言 北京赛车pk拾开奖记录 游戏病毒怎么赚钱 进出口什么生意最赚钱 苹果下载软件就赚钱的软件 上海天天彩选3开奖结果查询周公解梦 福彩欢乐生肖组选玩法 足彩胜负彩澳客网 球探比分网 芒箕网怎么赚钱 新疆35选7中三个号码 捕鱼达人赢现金 吉林11选5网上投注 河南快三开奖走势图表 百度回答问题怎么赚钱的 彩票快3书籍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