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明天下 > 第十二章孫傳庭的疑問

第十二章孫傳庭的疑問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kkpmm.co】,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十三章孫傳庭的疑問

    對于藍田縣尊大人帶著一百騎去了草原上當馬賊的事情,孫傳庭自然是知道的。

    對此,他沒有感到半分的詫異,甚至有些欣喜。

    云氏這個巨寇之家,不再禍害本鄉本土的人,改去草原上當馬賊,他認為這也算是改邪歸正的一種。

    身為陜西巡撫,剛剛平定了河南,斬殺了巨寇高迎祥,才回到西安府坐鎮,他就發現,自己要面對的第一件事就是藍田縣令長久不坐堂的事情。

    在富裕的藍田縣做縣令是一個眾人皆知的肥缺!

    按理說,那些候補官員們應該趨之若鶩才對,可是,恰恰相反,候補官員們喜歡去小的不像話的長安縣,扶風縣,乾縣,商南縣,也不愿意踏進巨大的藍田縣一步。

    個中的原因,沒人比孫傳庭更加的清楚了。

    想當初,自己從永城縣令任上專任長安縣專事剿匪的時候,就知曉藍田縣最大的賊寇就是本地的豪強云氏!

    為了治理西安府周邊的匪患,他可是下過大功夫的,好在那時候的賊寇都比較蠢,這才能讓他一網打盡。

    云氏這家賊寇是所有賊寇中最有意思的,他們與別的賊寇不同,并沒有招來多少民怨,很多時候,藍田縣因為有他們的存在,很好地遏制了其余盜匪禍害藍田縣。

    就是基于這個考慮,孫傳庭這才在云氏盜匪禍亂鄉里鐵證如山的情況下,饒恕云氏盜匪一次。

    否則,以他的性格,即便是有大太監說話,他也照樣不予理會。

    魏忠賢在的時候,好人就沒法子好好地當官,孫傳庭知道自己的性子,再繼續做官,遲早會是魏忠賢的刀下之鬼。

    原本想著辭官回鄉,沒想到,山西連年大災,百姓苦不堪言,眼看著昏官,貪官,庸官將山西治理的民不聊生,加上流寇四起,讓好人沒了活路,孫傳庭這才主動出山,要求做官。

    皇帝本來希望他能留在京城為官,孫傳庭認為自己在京城為官毫無意義,就主動請纓來到了山西,編練民軍,安定鄉里。

    有幸在河南弄死了高迎祥之后,孫傳庭也就成了陜西巡撫。

    所有人都以為陜西是大明流寇的根基,需要一頭猛虎來看管。

    孫傳庭雖然在那些人的眼中并非猛虎,好在,認為他是一條好狗的人很多,因此,他出任陜西巡撫沒人有意見。

    無論如何,派一條好狗鎮壓陜西,總比以前的那些豬強一萬倍。

    如今的陜西最有名的人是誰?

    藍田縣九歲的縣令——云昭!

    這個被人盛傳為野豬精轉世的小孩子,僅僅用了三年,就把一個破敗的藍田縣治理的豐衣足食,路不拾遺,堪稱官員中的典范。

    孫傳庭自然是不相信這些屁話的。

    云氏一族盤踞藍田縣數百年,加上族人又喜歡好勇斗狠,又有當盜賊的族中兄弟,一個九歲小兒,哪來的治理藍田縣的能力,且能把藍田縣治理的如此之好。

    不過是云氏一族在給家中的這個主家獨苗鋪路,好讓家族可以順利的從盜賊變成官員,且青云直上。

    當官總比當賊好!

    在親眼看到了一個繁榮的藍田縣之后,孫傳庭對云氏由盜匪爾官員的變化是贊許的。

    現在的陜西,需要手腕強硬的人來治理,需要當地百姓自發的去自救,去跟賊寇作戰,如此,才能有一個好的未來。

    孫傳庭從云氏在藍田縣的治理中發現了一個新的安定陜西的契機。

    跟兩個老衙役繼續交談自然是在浪費孫傳庭的時間。

    于是,巡撫衙門的親兵就找來了藍田縣的主簿,縣丞,縣尉團練使來藍田縣衙聽用。

    藍田縣的縣丞是云猛,主簿是以前的刑名師爺劉參,縣尉是云虎,團練使是云蛟。

    孫傳庭瞄了在座的藍田縣官員一眼,發現,除過主簿劉參顯得氣定神閑,其余三人都有些畏縮。

    一個小小的主簿能在巡撫面前顯得氣定神閑,那就是因為心里有底氣,甚至有些傲氣。

    至于其余三位,孫傳庭覺得多看他們一眼都是對他們的恩賜。

    “藍田縣正堂不能長久空著,十五天之后就會有新的縣令來藍田縣上任。”

    孫傳庭身體后仰,微閉著雙眼等候云氏三人回答。

    縣衙大堂立刻變得安靜了起來,就連先前呼吸急促的云猛,云虎,云蛟三人的呼吸也變得平靜了。

    孫傳庭詫異的睜開眼睛掃視了云猛一眼道:“怎么,你們有意見?”

    云猛,云虎,云蛟齊齊的搖頭,表示自己一點意見都沒有。

    孫傳庭正要重復自己的話,卻聽見一邊的主簿劉參站起身悠悠的道:“大人,這恐怕不妥。”

    孫傳庭瞅了劉參一眼,繼續看著云猛道:“你至今匪性未改嗎?”

    云猛拱手道:“下官唯大人馬首是瞻。”

    孫傳庭見云猛,云虎,云蛟都沒有桀驁不馴的意思,就站起身道:“既然如此,便如此定了。”

    主簿劉參這時候再次拱手道:“大人如果一意孤行,卑職以為不管您派什么人來藍田縣,都會死無葬身之地。”

    “大膽!”孫傳庭勃然大怒。

    主簿劉參上前跪在孫傳庭面前,雙手捧著自己的印信放在孫傳庭面前道:“請大人容下官辭官。”

    孫傳庭看著小小的主簿印信,對劉參道:“你今年年過半百了吧?”

    劉參拱手道:“草民虛度五十一個春秋。”

    孫傳庭道:“五十一年啊,如此年月襟抱才開,你不覺得可惜嗎?

    現如今,云氏對藍田縣正堂之位已經沒了念想,你一介屬官,為何要鳴不平?“

    劉參嘿嘿一笑,并不多做解釋,再次拜了孫傳庭一次之后,就轉身離開了藍田縣大堂。

    孫傳庭目送這個老吏離開,就對云猛道:“你們不準備辭官不做吧?”

    云猛陪著笑臉道:“家主沒有發話,我們不辭官。”

    孫傳庭又道:“我知曉你云氏在藍田縣根深蒂固,可是呢,這天下依舊是大明的天下,這藍田縣也不例外,怎么,你們敢殺官造反不成?”

    云猛堅決的搖頭道:“不敢,不會,不造反。”

    孫傳庭站起身背著手瞅著門外兩個正竊竊私語的老衙役嘆口氣道:“不是一定要奪你云氏的權柄,是因為你云氏在藍田縣已經一手遮天了,這不合適。

    退下來莫要成眾矢之的。“

    云猛笑道:“全憑大人做主。”

    孫傳庭滿意的點點頭道:“既然如此,藍田縣新縣令是否可以進來了?”

    云猛連連點頭道:“自然可以,自然可以。”

    “你身為縣丞,有護衛縣令生死之責,你可愿意盡責?”

    云猛連連搖頭道:“恕下官無能為力。”

    孫傳庭踱步到云猛身邊沉聲道:“你不愿意?你真的以為你云氏這點力量,也能跟朝廷對抗?

    高迎祥的人頭血跡未干,你云氏想做第二個高迎祥嗎?”

    云猛連連擺手道:“大人,這真的不關我云氏的事情,是藍田縣百姓容不下除我家小昭之外的任何人來做縣令。”

    孫傳庭冷笑一聲道:“果真如此?”

    云猛嘿嘿笑道:“大人可以派縣令過來就是。”

    孫傳庭站定身形淡淡的道:“好,本官也想看看藍田縣百姓的人心向背。”

    云猛笑道:“最好派一個耐打的。”

    孫傳庭瞅著逐漸變得硬氣的云猛道:“本官要檢閱藍田縣團練。”

    云虎,云蛟二人來到孫傳庭面前拱手道:“藍田縣團練見過大人。”

    孫傳庭笑道:“好整軍吧!”

    云虎,云蛟站直了身子大聲道:“藍田縣團練見過大人!”

    孫傳庭呆滯了片刻,吐出一口氣緩緩地道:“這么說,藍田縣團練只有你們兩人是吧?”

    云虎笑道:“正如大人所言!”
黑彩玩法 10bet娱乐平台 捕鱼无限金币版破解版 娱乐场所消防安全管理制度 七星彩特区论坛 卖蒸面皮赚钱吗 农村安装家庭光伏发电系统赚钱吗 中介出租房子赚钱吗 福彩237组选的关系 黑龙江p62开奖信息 投资赚钱句子 博悦彩票网址 淘宝快3彩种 广西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炒期货赚钱难吗 卖gv赚钱 yy德州扑克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