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財運天降 > 第四百二十六章 這禮物是我送的

第四百二十六章 這禮物是我送的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kkpmm.co】,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滿座皆驚!

    甚至連此時在另外一端和一群富豪相聊正歡的老太太謝春陽,聞聽也不由渾身一震,向這邊投來了目光。

    關萍等人更是驚得面面相覷,同時又從相互的眼神中,看出了彼此目光深處的驚喜。

    賓客重禮,這可是碾壓賓客大禮的存在!

    也是極其罕見的送禮!

    不僅僅是禮物的貴重,更重要的是,能送出賓客重禮的人,地位和身份,也絕非一般!

    關萍,關雨涵……

    以及其它的關家的小姐們,每個人都心里,都隱隱的期盼著,這禮物,是送給自己的。

    如果能得到這份重禮,不管是誰,哪怕是收禮最少的那一位,也會一躍而成為全場矚目的焦點。

    現場的人,也都緊張的屏住了呼吸,等待著師爺的進一步宣布。

    “鳳祥金枝玉葉金玉滿堂首飾套件一件!”

    “秋風白鶴蘇刺蜀絲煌煌漢服流光一套!”

    “琉璃濃墨重彩皇家九曲沉香真檀一尊!”

    “4K液氮冷凝corei10x1090tii主機一臺!”

    ……

    一件件的禮物,每一件禮物,都是十幾萬價值以上,從師爺的口中一件一件的宣讀出來,真是氣勢如虹。

    眾人越聽就越激動,到后來,每一件禮物宣讀出來,下面都會響應出一片叫好歡呼聲。

    同時,所有人的心里,也都有一個最讓他們關心的兩個問題。

    這是誰送的禮物?

    是送給誰的禮物?

    沒錯,因為這是賓客重禮,很難得一見的送禮,所以為了達到最大的戲劇化和懸念效果,師爺會采取和賓客大禮不同的念讀方式。

    就是先念讀禮物,最后再說是誰送的,送給誰。

    當最后一件禮物被師爺念完的時候,眾人心里的期盼,已經到達了一個高峰。

    此時,一共十六件禮物,整齊的碼放在旁邊,每一件都包裝精美,金光閃閃,仿佛烙上了一種童話的色彩。

    關萍緊緊盯著那些禮物,臉色雖然平靜,但是她的內心跳的很厲害。

    在她看來,不用多考慮,這些禮物幾乎肯定是送給她的,不然除了她還有誰?

    “十六件禮物,贈予關三小姐!”

    隨著師爺最后一聲宣讀,全場都安靜下來了。

    關三小姐?

    這個稱呼,有多久沒有再提起過了,更別提在關家開放日這樣的場合。

    “關秋水?”

    關萍等人完全愣住了,不敢相信的齊刷刷看向關秋水,怎么,可能是她?

    難道真是陸原那廢物?

    但是,顯然不可能啊,就算為了臉面,陸原真的買了禮物來送,也不可能買得起這些禮物啊!

    這里面隨便一件都是上十萬的,這可是真金白銀,想刷單造假,那是不可能的!

    關秋水也是呆住了。

    她竟然從師爺的口中聽到了自己的名字?!

    這一切,宛若做夢!

    真的有人給自己送禮,陸原這廢物竟然說中了?

    “關三小姐,請接收禮物吧。”

    師爺盡管也知道關秋水的事情,但是此時也震驚于這十六件禮物,所以心里對于關秋水也不由自主的多了幾分尊重。

    “啊?”

    關秋水沒有上去,依然呆呆的楞在原地,她依然不敢相信這一切,這宛如夢境,讓她不敢相信這是真實的。

    更何況,經歷過了這一年,關秋水也明白了很多,學會了保護自己。

    她就像是一個被傷害很多次的小兔子一樣,警惕的看著四周,就算是前面有胡蘿卜,她也要仔細確定是不是獵人的陷阱。

    “來啊,關三小姐。”師爺又招手。

    關秋水遲疑著,還是不敢下定決心上前。

    此時,所有人都看著她。

    場面,一時顯得有幾分尷尬和安靜。

    “去吧。”

    就在這時,關秋水身邊,有人輕輕的說道。

    關秋水不由的看向陸原。

    她頓時就是一愣。

    此時,周圍所有人的目光里都是好奇和疑惑和驚訝,唯有陸原的目光很平靜很淡然,一點也沒有驚訝,目光里還有幾分鼓勵。

    “去吧,那是你的禮物,是你應得的。”陸原微笑著說道。

    關秋水就覺得心神竟然突然安定了許多,仿佛陸原的微笑有著神奇的魔力,此時她大腦還有些亂,但是聽到陸原的話,卻也不由自主的向臺上走去。

    “慢著!”

    然而,就在這時候,關萍突然伸手攔住了她。

    “你還真的上來領禮物?”關萍的臉,因為憤怒和嫉妒,而顯得有幾分可怕,她冷笑看著關秋水,“你不會真的以為,這禮物是給你的吧!”

    關秋水頓時楞在那里。

    “你也不想想,你會收到禮物嗎?”關萍輕蔑的說道,“誰給你送禮物?就算是這廢物送,他能送得起這些禮物嗎?你心里沒數嗎?你還好意思上來領?”

    關秋水臉上頓時羞愧難當,是的,關萍說的沒錯,誰會給自己送這么貴重的禮物?

    “沒錯,萍姐說的對!”

    關雨涵也站了出來,看著關秋水說道,“要我說啊,這肯定是弄錯了!你看,人家根本沒有提你的名字,是不是?關三小姐?你怎么就知道一定是你?”

    “對,雨涵說的對!”

    關萍心神一動,一拍腦袋,急忙說道,“是啊,秋水,你可別忘了,你現在不再享受我們關家的福利了,雖然你還是關家的人,但是對于別人來說,他們多數都不把你當成是關家的人了,所以說,這關三小姐,多數并不是你,而是刨掉你之后,新的關三小姐,就是原來的老四,啊,那不就是雨涵嗎!”

    “哈哈,原來是送給雨涵的,還真以為送給你的呢!”關萍嘲弄的笑起來。

    雖然心里不爽不是送給自己的,但是送給關雨涵,總好過送給關秋水啊!

    “你們錯了,這禮物,就是送給秋水的!”陸原終于開口了。

    是的,此時,禮物都送到了,是時候讓秋水明白自己的心意了!

    “你這個廢物,這里有你說話的地方嗎!”

    “就是,你在這里咋呼什么,不管是送給誰的,跟你一分錢關系都沒有吧!”關萍冷笑著說道。

    “秋水,來,你放心,這禮物,就是送給你的,不要理會其他人,她們的禮物,都比不上你的。”

    陸原不理會關萍和關雨涵,拉著關秋水,就要過去。

    “喂,你是不是有病!你憑什么說這禮物就是她的!”關萍急了,直接抓住陸原的手,吵了起來。

    “就憑!”

    陸原終于忍不住了,此時所有人都在看著這一幕呢。

    “這禮物是我送的!”

    終于,一句話,鎮住了現場的每一個人。

    所有人都看向說話的人。

    陸原也愣愣的看著,看著門口進來了一個青年,二十多歲,穿著名牌服裝,一米七五的個頭,長相一般,但是打理的很精致,戴著眼鏡,仿佛是一個年輕的商界精英。

    “劉少?!”

    關萍等人,不由愣住了。

    現場不少人也認識他,“是劉少,劉少送的!”

    “怪不得呢,也只有劉少能有這么大的手筆了。”

    “劉星?”

    關秋水也愣住了,呆呆的看著這青年。

    劉星,以前也是她的追求者之一,而且是實力最強的追求者之一,甚至老太太謝春陽都對劉星贊譽有加。

    關秋水雖然沒有明確拒絕過他,但是,關秋水一直也都沒有接受他。

    后來陸原的出現,關秋水直接就拒絕了劉星,投入了陸原的懷抱。

    從此,劉星也似乎就從關秋水的生活里,徹底消失了。

    然而,現在,他竟然出現了?

    “劉少,你,你送的禮物?是送給她的?”關萍急忙討好的迎上去。

    不過,劉星的目光,卻并沒有看她,而是一直看著關秋水。

    “沒錯,這禮物,是我送給秋水的!”劉星的目光,一邊看著關秋水,一邊說道。

    啊?!

    頓時,全場嘩然,驚呼。

    關萍更是蹬蹬蹬,后退了好幾步,渾身僵硬。

    “這十六件禮物,全部是我精挑細選的,每一件,我都琢磨了很久,其中一件還是我在國外用專機運來,好在趕上了今天的開放日,我的心思,總算能表達給秋水了。”

    啊!

    眾人都看呆了。

    好,好浪漫。

    “秋水,我一直是喜歡你的,以前是,現在也是,你,你還能接受我嗎?”劉星來到了關秋水身邊。

    “我……”關秋水此時,說不出話來了。

    如果給以前,她根本也不會感動。

    可是現在,經歷了這一年的人情冷暖,她太需要愛護和保護了,而劉星,此時宛如是騎士一樣,出現在了她面前。

    此時的關秋水,已經能感覺到一種奇妙的變化,似乎自己的地位開始變化,眾人看自己的目光變化,甚至關萍關雨涵散發出來的氣息,也有了變化。

    她知道,這一切,都是劉星帶來的。

    “可是,可是關秋水她,已經嫁給那個廢……”關雨涵忍不住叫起來,臉上一副很難受的樣子。

    “那又怎樣!”劉星微笑著說道,“無論她怎么樣,她都始終是我心中的秋水,永遠不會變!”

    說到這里,他抬手,放在關秋水的肩膀上,臉色也是變得莊嚴,“再說了,秋水你是我最愛的女人,我又怎么能舍得讓你和一個廢物,同一個屋檐下生活呢!”

    頓時,所有人的目光,刷的又投向了陸原。

    都是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是啊,一個廢物,一個廢物的老婆,一個有錢的公子,這是一個很奇妙的關系。

    “秋水,你知道嗎,為了趕來給你送禮,我放棄了在香港正在進行的董事會議,只為了能在今天見到你,能再看一看我最愛的人,秋水,我的禮物,你接受嗎?”劉星溫柔的說道。

    “我,我接受。”

    關秋水的眼淚,刷的一下,不爭氣的就流了出來。

    這一刻,她感覺到自己本來已經灰暗的人生,似乎又來了希望。

    她抵擋不住這種感覺。

    是啊,劉星來了,給她帶來了地位,帶來了自尊。

    她太需要這些了。

    陸原怔怔的看著這一切,這禮物,不是天賜送來的,也許天賜還在路上。

    天賜的禮物,一定更好,可是,就算天賜來了,一切都已經沒了意義。

    陸原終于明白了,采薇,不屬于自己。

    也許她的幸福,就是和自己沒有交集。

    那,自己以后,就默默的在暗處,關心著她,直到等待有一天,她會覺醒……

    “廢物,你老婆都被人搶走了,你還傻站在這里!”關萍恨恨的罵道,她當然不是關心陸原,她只是恨關秋水竟然被劉星寵愛。

    然而,陸原就像是沒聽到她的話,充耳不聞。

    是的,陸原根本不在乎別人的看法,畢竟,別人誰又知道陸原的心思呢?

    就在這時候。

    門口突然一陣騷動。

    “她,她是?!”

    “怎么是她!”

    人群小聲的議論著,嗡嗡的。

    一會兒的工夫,所有人的注意力,一下子就都集中在了門口。

    似乎門口出現的那個人,比劉星和關秋水更有吸引力。

    連老太太謝春陽,此時也被驚動了,她在眾人的簇擁下,來到門口,臉色頓時就變了,變得十分怪異。

    連關萍關雨涵關秋水等人,都從來沒有見過奶奶臉上有這樣的變化。

    “你,是你?!”

    謝春陽終于,顫抖著聲音說道。

    她的聲音里,沒有激動,而只是一種恨。

    門口,一個女人,一個陸原從來沒見過的女人。

    女人四十來歲,穿的極為樸素,但是依然掩蓋不住身上的風姿綽絕。

    “不孝女關山雪,拜見母親!”

    女人低頭跪拜。

    “關山雪!”

    “果然是她!我說怎么那么像呢,她都失蹤了二十年了!”

    “我都差點要忘了她了,沒想到竟然今天回來了!”

    人群里,有一些年齡大一點的,懂得多一點的,紛紛議論道。

    年齡小一點的,紛紛好奇的打聽。

    “聽說,她當年是被關家趕走的!”

    “不是,是她自愿離開的!”

    “為啥啊?”

    “聽說是未婚生子……”

    “真的假的啊?!”

    眾人議論紛紛的。

    “你為什么回來!”謝春陽冷冷的看著女人,說道。

    “今年是采薇二十歲的生日了,你有二十年沒有見過她了,現在她已經長成一個大姑娘了,我想,讓她也見見您,見見關家的親戚。”

    女人低著頭,話說完,她身后走出一個年輕的女子。
黑彩玩法 新疆十一选五 理财有亏本的吗 2000年上证指数 09上证指数多少底 15选5 天津快乐10分 政府基金配资 nba比分直播新浪 北单比分3串一奖金怎么算 2012足球直播表 2019十大股票推荐 山东11选5 北京期货配资 188足球比分快吗 股票交易费用怎么算 天津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