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財運天降 > 第三百九十一章 莫大是最大阻礙

第三百九十一章 莫大是最大阻礙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kkpmm.co】,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陸北客和華它,此時出了化驗室。

    檢查室里,鄭泫雅沒有離開,她面色寒冷,冷若冰霜。

    兩個服侍她的小姑娘,不敢離開左右,但是也不敢太怎么靠近。

    她們都知道鄭泫雅的脾氣,而此時看到鄭泫雅的樣子,她們心里更是害怕。

    不過,說實話,鄭泫雅雖然此時臉上冰霜,仿佛世界欠了她一樣,但是她的心里,卻也七上八下的。

    鄭泫雅心里當然很清楚,孩子不是陸原的。

    畢竟,她根本沒有和陸原發生過任何關系。

    不過,之前在自己的房間里的時候,陸楠和那個突然出現的黑衣人,對自己做了的那一系列事情,真的可以應付這一次dna檢查嗎?

    當時,那黑斗篷人突然出現,接著,鄭泫雅就感覺到下半部分身體失去了知覺。

    接著,她就看到大量的鮮血流出來。

    而等她恢復了知覺之后,一切都結束了。

    鄭泫雅并不清楚黑斗篷給自己做了什么,但是,陸楠告訴她,盡管放心就好了。

    那時候,鄭泫雅已經對陸楠產生了畏懼之心,她終于知道這個陸原的堂弟,是一個很可怕的人了。

    因為陸楠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陸原的。

    “你得明白,假如我把你的真實的情況揭露出去的話,你覺得爺爺會憤怒到什么地步?你在天島吃香喝辣的住了這么久,我們陸家對你噓寒問暖,這一切都是因為什么?還不是因為你肚子里的孩子,而如果他們知道你是欺騙了他們,你覺得你的后果是什么?”

    陸楠當時候,就這樣,嘴角帶著一種陰險的微笑,在鄭泫雅的耳邊這么說道,“你要知道,我們陸家可是世界第一家族,欺騙了世界第一家族,你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沒有人可以救得了你的了。”

    當時,鄭泫雅聽得渾身冰冷,一剎那,她僵硬的仿佛是一條咸魚。

    “不過呢,現在你放心好了,我們給你做了點小手術,dna檢查是沒問題了,不過嘛,你記住了,你這條命呢,是我給你的。從今以后,你要歸附于我,你要聽我的,我就是你的主人!”

    “不過呢,你也不需要擔心太多,你跟著我,以后有的是飛黃騰達的機會,我陸楠,將來注定是陸家的接任者,你跟著我,為我立下汗馬功勞,以后,我會讓你享福的。”

    鄭泫雅此時哪里還敢多說什么,只機械的急忙點頭稱是。

    而此時,鄭泫雅在這房間里,心里想著之前陸楠對自己說的話,臉上卻是一種不爽的冰霜表情。

    看著陸北客和華它走了過來。

    她的心,跳的很厲害,不知道結果到底怎么樣。

    “泫雅,真對不起,是我錯怪你了。”陸北客語氣里帶著幾分歉意的說道。

    頓時,鄭泫雅的心就放了下來了。

    呼!

    沒問題,成功了!

    “好了,你什么都不用多說了。”鄭泫雅冷冷的說道,“我知道你們看不起我,你們覺得我是一個騙子,一個來自底層社會,想進入豪門的騙子,我終于明白了,我在你們眼里,到底是什么樣的人了。”

    “不,不是這樣的,泫雅……”陸北客頓時,顯得更是臉上滿是歉意了。

    也是,從他的角度來說,他的確感覺到很抱歉。

    畢竟,驗證孩子的dna,從某種角度來說,對于鄭泫雅真的是一種傷害。

    更何況,現在驗證了dna之后,孩子的確就是陸原的了。

    陸北客的心里再也沒有一絲芥蒂了,對鄭泫雅自然也是多了幾分感激。

    所以,此時此刻,他對鄭泫雅的歉意當然更多了幾分。

    “好了,你不用說了。”鄭泫雅打斷了陸北客的話,“說再多也沒用,說真的,我一開始,其實是很排斥來天島的,你知道嗎,因為這里是陸原的家,我恨陸原,所以也恨這里,可是我還是來了,因為我看到你們的真誠的歡迎我,所以我來了,你們對我很好,這讓我很感動,所以我剛來的時候,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每天早晨起來就說服自己留下來,我不為別的,只為了你們對我的真誠,我為了這一點,讓自己強忍著留下來。”

    說到這里,鄭泫雅臉上的表情,由冷漠,慢慢的變成了一種失望,一種落寞,“我本以為你們是真心對我好,呵呵,原來這只不過是你們裝出來的,你們的眼里,其實只有我肚子里的孩子,你們對我好,只不過是因為我肚子里有孩子,我終于明白,我在你們眼里,不過只是一個生孩子的工具罷了。”

    “這……”陸北客頓時,被說得啞口無言。

    說實話,被鄭泫雅這么一說,陸北客也覺得很不好意思。

    心里,就更覺得有點對不住鄭泫雅了。

    “好了,你真的什么都不用說。”鄭泫雅說著,冷漠著臉又站了起來。此時,旁邊的兩個小姑娘急忙上前來扶著她。

    是啊,小姑娘女仆又不笨不傻的,看到鄭泫雅在這里把大當家說的啞口無言,而且大當家還一副對她歉意的樣子。

    兩個小姑娘也知道,這一下,鄭泫雅在陸家的地位,肯定又增加了。

    她們當然也更加不敢怠慢鄭泫雅了啊。

    “我自己倒是無所謂,畢竟我鄭泫雅粗茶淡飯也能過得去,我不圖你們的財富不圖你們的權勢,所以,其實你不必有什么歉意,因為我不會放在心上的。只是我肚子里的孩子,希望你們將來對他好一點,那我就知足了,這也是我唯一的心愿!”

    說著,鄭泫雅就示意兩個小姑娘,扶著她離開了房間。

    陸北客看著鄭泫雅離開。

    不由又嘆了口氣。

    旁邊的華它,一直看著這一幕,此時此刻,也不禁顯得有幾分尷尬和歉意,畢竟,調查鄭泫雅肚子里的孩子的dna,這個餿主意是他想出來的啊。

    “大當家,真不好意思啊,都是我疑心太重了,多嘴多舌的。”華它不好意思的說道。

    “沒事,老華。”陸北客想了想,說道,“我們家族以后對泫雅更好點就是了。”

    而此時,天島客房樓,會議廳內。

    上戲雄此時,一臉春風得意。

    “飛龍,那個鄭泫雅打你,你一直沒還手,這一次你做的很對,處理的很好,如果你還手的話,那我們就沒有這么好的機會和陸家討價還價了。”上戲雄說道,“但是現在,陸北客應該沒有任何理由拒絕我提出的要求了,哈哈。”

    “那個女人,我要是想殺她,一個手指頭就可以了。”上戲飛龍目光陰狠的說道,說到這里,他還顯得有幾分忿忿不平。

    也是,以他的性格,本就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人,吃不得半點虧。

    怎么可能容忍當著那么多人的面,被鄭泫雅打呢。

    不過,為了家族利益,上戲飛龍當時候也忍了。

    “小不忍則亂大謀,飛龍,這次你是功臣!至于那個鄭泫雅,等我們將來成了原之大陸的主人,你想怎么辦就怎么辦吧!就算要了她的身體,都沒關系,哈哈哈!”上戲雄哈哈大笑說道。

    “我對她沒什么興趣!”上戲飛龍哼了一聲,走到另一邊坐了下去,別過臉去,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上戲雄看到上戲飛龍這樣,不由嘴角笑了笑,“小子,莫非你在想那個陸婉不成?你放心,她也早晚是你的人!是跑不了的,不過現在嘛,你要忍一忍。”

    上戲飛龍聽了,臉上陡然有幾分憤怒。

    正要講話。

    正在這時候。

    “莊主!”

    突然,一個人跑進來,上氣不接下氣的,“那個,莊主,打了飛龍少爺的那個女人,墜崖了!”

    “什么!”

    頓時,上戲雄就是一愣,隨即,臉上著急了起來,“不好!糟了!”

    “怎么了?”上戲飛龍開口道。

    “如果她墜崖了,那么她打你這件事,也就一筆勾銷了,畢竟死者為大,我們也不好意思再用她打你這件事來找陸北客討回公道了。況且那女人聽說懷了那個陸原的孩子,如果她死了,陸北客肯定會傷心,甚至把傷心轉化成憤怒,到時候,恐怕那老頭,就不是那么好講話的人了。”

    “報告!”就在這時候,又一個人飛奔進來,“報告莊主,打了飛龍少爺的那個女人,墜崖了,不過,又被人救了!”

    “噢,是誰?”上戲雄松了口氣,又問道。

    “就是那個叫莫大的灰袍人。我當時正好在海邊,那個女人從懸崖爽直接就落下來,如果不是被莫大正好接住的話,恐怕會摔成好幾塊!”那人說著,就把莫大怎么接住鄭泫雅的事情,講給了一遍給上戲雄聽。

    “莫大,又是那個莫大。”

    本來上戲雄聽說鄭泫雅沒死,心情還好了一點。

    但是突然聽到是莫大救了鄭泫雅,他頓時臉色又是一沉。

    “怎么了,父親。”上戲飛龍看出來上戲雄臉上的憂色。

    “那個莫大,是我們的最大阻礙!”上戲雄眉頭緊皺,“難道你沒看出來嗎,那個人身懷神技,來歷神秘,對陸家也忠心耿耿,對陸北客更是忠心不二,是一個很難對付的角色。你看他竟然可以接住從懸崖墜落的鄭泫雅,他的速度,他的能力,都是頂級的,這種人,實在對我們是一個威脅。”

    “呵呵,我不怕他。”上戲飛龍的手,放在自己腰間的刀上,說道。

    不過盡管他口中說不怕,但是他的目光,顯得很是慎重。

    顯然,不管怎么樣,莫大這個人,在他們的心中,所占的比重極大。
黑彩玩法 广东11选5 山东十一选五 棒球棒球比分 华东15选5 山西十一选五 快乐双彩 余额宝定期理财可靠吗 2019年上证指数查询 炒股 新疆18选7 安徽十一选五 18选7 股票融资后会什么走势 广东十一选五 nba比分捷报网 什么事股票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