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財運天降 > 第三百七十六章 龍虎榜第一高手

第三百七十六章 龍虎榜第一高手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kkpmm.co】,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伴隨著喝呼,陸原就感覺到一股力量順著繩索傳來,自己不由自主的就被拖在地上滑行著。

    黑暗里,他還沒看清對方的樣子。

    就感覺到一陣香風襲來,接著,“先睡一會吧!”

    那女人的聲音又喝道。

    陸原脖子上突然被人用手砸了一下,頓時一酸一痛,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時候,陸原悠悠的醒來。

    “怎么回事啊,你怎么又抓了個人回來?”

    “怎么了啊,這又不是別的城市,這里可是霓虹啊,抓個人回來怎么了?又不像別的城市會有警察管我們,再說了,誰敢管我們姜家啊。”

    “唉,就算是這樣,但是這畢竟不人道啊。”

    “有什么人道不人道的,這家伙一看就是從外地來霓虹市的,又是獨身一個人,不像是正經的游客,而且我看到他要去對地方正是臟亂差的銀翼巷子,不用猜,一定是在外地犯了罪被通緝,逃到我們霓虹來避難的,這種敗類我抓來當奴隸怎么了。”

    “你說你,一個大小姐,一個女孩子,天天要訓練奴隸打打殺殺的,成何體統啊?”

    “這有什么啊,又不是我一個人這么干,現在玲玲,萱萱她們,每個人手下都有好幾個厲害的奴隸,那些奴隸給她們贏得不少榮譽呢,上一次聚會,聽萱萱說,她手底下最厲害的一個奴隸,還進入了龍虎榜的前一百名,真是羨慕死了……”

    “你啊你,還羨慕呢,龍虎榜第一名,馬上就成你未婚夫了,你還羨慕別人的一百名。”

    “哎呀,你不要說了!姐姐!爸爸真是的,我都還沒見過什么樣子,他就要把我許配給那個馮涼,哪有這樣嫁女兒的,這什么跟什么嘛!”

    “呵呵,美女配英雄,再說了,人家是龍虎榜第一,這可是霓虹市格斗最權威的排名,爸爸撮合你們兩人,目的應該也是拉攏他吧。畢竟,聽爸爸說,華夏最近很不穩定,似乎要變天了,所以,要早做準備,盡量多拉一些高手……”

    “再怎么準備,也不能拿女兒的人生大事來準備吧,哼,那個馮涼,對我怎么樣,我都還不知道呢,他是龍虎榜第一高手,會不會很驕傲,又對我不屑一顧呢,所以,我要考驗考驗他。”

    “怎么考驗?”

    “就用這個小子考驗!”

    說話之間,屋子里的兩個女人,就來到了陸原旁邊。

    陸原心里一動,急忙又閉上眼睛,繼續裝死過去。

    “用他考驗?什么意思?”

    “嘻嘻,姐姐,我都計劃好了,待會兒,那個龍虎榜第一高手,不就會來我們家了嗎,到時候,我就讓這小子去給我們當服務員,然后我會故意倒在這小子身上,接著,我就會大喊非禮,如果那個馮涼真的喜歡我,他肯定會出手的,只要看馮涼把這小子揍到什么程度,就知道他喜歡我喜歡到什么程度了。”

    “這樣不好吧,馮涼可是龍虎榜第一,這人就是個普通人,馮涼可能會打死他的,再說了,你這是陷害啊。”

    “哎呀,什么陷害嘛,我都跟你說了,這小子絕對不是什么好人,說不定就是在外面犯了強奸罪,所以逃到我們霓虹的,我根本不算冤枉他。再說了,這樣也能考驗出馮涼到底對我怎么樣,不是嗎?是你妹妹的幸福重要,還是這小子打生命重要啊。”

    陸原聽到這里,渾身不由一震,又是強奸這個字眼!

    就因為這個,才讓風聆和自己造成了現在到局面。

    想到這里,陸原的拳頭,不由的握緊!

    “這……唉,算了,隨便你吧,不過,我們兩人講話,他不會聽到吧!”

    “你放心好了,姐姐,我又不是笨蛋,我把他打暈了,依照我的力道,他至少會昏迷好幾個小時的,就這樣了,我這就把他弄醒,那個馮涼一會兒,應該也來了。”

    “說實話,我真的挺不贊成你這么做的。”

    “好啦,姐姐,你去忙吧!”

    陸原雖然閉著眼睛,但是也感覺到有人走出了屋子。

    砰!

    他突然感覺到脖子又是一痛,心里明白,這是那個抓自己過來的女人,給自己解開了。

    于是,他也干脆就假裝悠悠的醒來了。

    “這,這是哪里?”陸原裝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說道,“你,你是誰?”

    他看著眼前的女人。

    確切的說,這只是一個少女。

    大概二十出頭,長得很漂亮,此時,正盯著自己,那目光里,有一種高傲的感覺。

    “你聽好了。”

    少女說道,“這里是霓虹市第一家族姜家,我是姜家的千金小姐姜宜,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奴隸,我叫你干嘛你就干嘛,懂不懂!”

    “哦。”

    陸原隨口應付一聲。

    他來霓虹市的目的就是尋找到章九,所以并不想惹事,而面前這個姜宜,顯然不是一個好說話的主兒,所以陸原,暫時決定附和她,免得惹出不必要的禍端,然后找個機會,溜走就可以了。

    “待會兒,我們家族要舉行一場聚會,你就出來給端個茶倒個水,做點服務,做的好了,我會有獎勵,懂不懂?”

    說著話,姜宜就扔過來一套服務生的西裝,“穿上。”

    陸原皺了皺眉頭,他想到了剛才自己假裝昏迷時候,姜宜和她姐姐的對話了。

    這女人好像是要自己去給她和那個龍虎榜第一高手的訂婚宴上當服務員,然后她為了考驗那個馮涼,借機誣陷自己非禮,讓那個馮涼教訓自己?

    想到這里,陸原的心里頓時極其的不爽!

    非禮,又是非禮!

    現在聽到這兩個字,陸原就很不爽!

    不過他也沒辦法,這女人挺厲害的,一個繩子就把自己抓住了,一掌就把自己打暈,自己暫時還是老實點。

    想著,陸原也就換上了衣服,跟著姜宜,來到了外面大廳里。

    此時,姜家已經來了不少客人了。

    整個大廳里,也是濟濟一堂。

    從穿著來看,來到都是非富即貴的人物,而桌子上的拉菲紅酒,飛天茅臺之類的,更是彰顯著姜家的財富。

    陸原和其它的服務生一樣,也就在里面跑跑腿。

    “姜總,恭喜恭喜!”

    “恭喜姜總!”

    大廳正中央的一張桌子上,坐著的都是一些年齡較大的人,一個個看起來都帶有幾分威嚴之色,應該都是頭領之類的人物。

    而最中間的,是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人,中年人氣度不凡,臉上也彌漫著喜氣洋洋的感覺,隨著桌子上有人不停的恭賀,他也樂呵呵的還禮感謝。

    這中年人,自然就是姜家的家主,姜宜的爸爸姜玉峰。

    “姜總,最近馮涼的名頭很響亮啊,在霓虹市大出風頭,連克龍虎榜高手,不到三個月的時間,硬生生從一個無名之輩,就成為了龍虎榜第一高手,前途不可限量!”

    “是啊,不僅如此,馮涼的每一場格斗我都去看了的,他完全都是碾壓對手,幾乎每一場都是毫無懸念,實在是太強了。”

    “馮涼一定有很強的背景,要不然不可能一出道就是巔峰!”

    “姜總,二小姐能和馮涼訂婚,那姜總就有了一道極為強大的力量了。”

    眾人都紛紛說道。

    這些人都是姜玉峰邀請來參加這一次訂婚聚會的,此時話題自然都集中在姜宜和馮涼的身上。

    不過說實話,最近一段時間,馮涼也的確成為了霓虹市談論的熱點。

    還是那句話,只因為馮涼太強了。

    “只是,姜總,不是我多嘴啊,只是,那個馮涼雖然強大,但是也來歷不明,不知道姜總為何急著要拉攏他呢?”也有人說道。

    “這個嘛。”姜玉峰看了看眾人,聲音壓低了點,“我聽說,外界要變了,似乎,有一股更強大的力量出現了,我得到不少消息,據說陸家對世界的控制力正在變弱。”

    “怎么可能?”

    “是真的,以前全世界各個行業,每天都會有很多請示需要陸家批準,陸家的反應都很快,但是現在,陸家的反應慢了很多,經常請示反應上去了,好長時間都沒有得到回復,這一切都跡象都表明,陸家的核心內部出現了問題。”

    “這,不可能吧,陸家可是地球第一家族,沒有任何家族可以威脅到他們的地位的,難道是家族出現了內訌?”

    “內訌是不可能的,陸家人的核心凝聚力很強,對于后代的培養也是獨具一幟,據說陸家很多子弟都會進行窮養教育……”

    “窮養?陸家這是瘋了吧,那么大的家族,有必要這樣,再說了,陸家的子弟,個個都是人上人,養尊處優的,應該受不了吧!”

    “這倒未必,我聽說陸家有個子弟,從初中就開始控制財務,到了大學,更是直接斷絕了財務供應,幾乎是讓他自食其力,那個子弟似乎還挺享受這個的,果然大學四年,真的從沒問家族要過一分錢……”

    “太狠了!生子當如此!”眾人聽了,都不由感慨,畢竟他們都是為人父母了,自然知道,一個孩子能有這種自制力,真的是很難得了。

    “所以陸家不可能是內訌的,唯一的原因,就是有更強大的力量出現了,波動了陸家的核心,所以才導致陸家對于世界各地的請示出現了延遲。”

    “如果陸家都被影響的話,那么我們……”

    “是的,如果持續下去,霓虹市也肯定會波及,所以,要未雨綢繆。”姜玉峰說道,“這就是,我為什么要宜宜和馮涼訂婚的原因。”

    “姜總高見!馮涼的實力,遠遠不止龍虎榜第一這么簡單,我覺得放眼世界,他都數一數二,更何況,他背后的神秘勢力,肯定更不可小覷!”

    聽著眾人都夸獎,姜玉峰臉上,也是露出得意的微笑。

    “對了,馮涼應該來了吧?”有人問道。

    “嗯,我兩個小時前就派人去請了,他應該早就到了的。”姜玉峰皺了皺眉,說道。

    而另一邊,姜宜一會兒看看陸原,一會兒看看門口,心里想著馮涼怎么還沒來。

    正在這時候,大門突然開了。

    一個人影,走了進來。

    姜宜心里一動,終于來了!

    考驗的機會來了!

    想著,她突然就走到陸原身邊,然后身體一軟,倒在了陸原懷里!

    而那個人影,此時,也來到了姜玉峰等人的跟前。

    “小李,馮涼呢?”姜玉峰皺了皺眉,眼前這個人,并不是馮涼,而是馮涼的一個跟班,叫小李。

    “姜總,馮少,他,他出事了!”

    “啊,怎么回事?”

    “馮少死了!”小李說道。

    “什么?!”頓時,姜玉峰等一桌子人一下子全部站起來了,馮涼死了,這,這怎么可能!

    “怎么死的?!”

    “好,好像是被一塊石頭砸死的。”
黑彩玩法 02489足球直播 美国股市行情 内蒙古十一选五 什么是期货配资 同仁堂股票 产业基金配资比例 新疆25选7 股票推荐_天牛宝 基金配资多少倍 7m篮球比分-百度青岛小皇宫 nba比分虎扑 政府基金配资 宁夏十一选五 新疆25选7 22选5 7m球探即时比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