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財運天降 > 第三百六十八章 永遠不要去霓虹

第三百六十八章 永遠不要去霓虹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kkpmm.co】,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對不起。”窗口里的售票員,臉上是那種常見的冷冰冰的樣子,“不能賣票給你。”

    “啊,為什么?”陸原頓時就愣了。

    “因為法律。”

    “法律?”陸原更糊涂了。

    “我國交通法規,第三十三章,有一條特有的規定,就是不得向單獨個體出售任何前往霓虹市的鐵路和公路車票。”

    “啥?!”

    陸原一愣。

    隨即,他心里卻是一動。

    是了,想起來了,小時候爺爺的確跟他講過這件事的。

    意思大概就是,陸家是地球第一家族,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城市都有強大的勢力。

    唯獨,卻只有一個城市沒有。

    那就是霓虹市。

    “永遠不要一個人去霓虹市。”爺爺那時候撫摸著陸原的頭頂,又緩緩補充了一句,“永遠,也不要去。”

    “你就賣一張給我吧!我真有急事。”

    陸原有點著急了,自己怎么忘了這一茬呢。

    可是,讓自己再找個人搭伴,這怎么可能?

    “不行,這是規定。”

    售票員冷漠的打量著陸原,目光里漸漸露出一種鄙夷,“既然你這么想去,那你就走著去唄,又不是沒有亡命之徒這么干過。”

    說完,她嘴里又嘟囔著,“真想不通,年紀輕輕有手有腳的,做什么活不下去,非要去霓虹市,真是敗類人渣。”

    走著去,呵呵,從錦城到霓虹,少說也有幾千公里。

    等走到霓虹,恐怕什么都晚了。

    眼看著窗口里的售票員此時不理睬自己了,陸原心里真是急躁了。

    就在這個時候。

    “我看見了,我看見了!”

    突然,一個突兀的聲音尖利的傳來,在這安靜的售票大廳里,顯得極其的刺耳和醒目。

    大廳里并沒有多少人,畢竟現在是工作日,不是假期。

    但是稀稀疏疏的乘客們,還是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給驚到了,紛紛看去。

    “看到了,看到了!”

    伴隨著聲音,一個男子,姿勢怪異的跑進了售票大廳。

    他身上一件白色的寬松的衣服,上面印著S13。

    滿臉都是胡須,手舞足蹈的,讓他看起來十分怪異。

    “我看見了他們!他們來了!”

    他繼續一邊跳著,一邊大聲叫喊著,此時,大廳里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他們騎著黑色的馬,粗壯的白霧沖出馬的鼻孔,他們的刀閃著死亡的光芒,他們眼神冷峻,肌肉如同磐石,他們手里的刀一揮動,一片人頭落地!”

    “他們殺了村子里所有人!”

    “他們來了,他們會找到你,也會殺掉你!”S13男子說道最后’殺掉你‘的時候,突然指著一個小女孩,大聲喊到。

    哇,那小女孩頓時被嚇得哇哇大哭。

    “殺掉你……殺掉你……”

    S13男子,絲毫也沒有因為小女孩的大哭而停留,繼續指著一個又一個的乘客,仿佛是瘋了一樣在大廳里跑著叫著。

    眾人此時都像看神經病一樣看著那男子,只有陸原,若有所思的看著那男子。

    “抓住他!”

    就在這時候,突然大廳里面,又急匆匆沖進來兩個人。

    兩人都穿著制服,后面“特警”兩個大字特別顯眼,都一陣風一樣,直接把那正在大嚷大叫的男子給撲倒在了地上。

    咔,反剪雙手,拷了手銬。

    “對不起,諸位乘客受驚了。”特警看到眾人都面露疑惑,一邊押著那個s13男子走向售票窗口,一邊給眾人解釋道,“這是精神病患者,剛打傷了幾個員工,從馬陵山療養院里跑了出來,他那些話都是精神病人的信口胡謅,大家不必驚慌,我們會將他送往合適地點的。”

    說著話,特警就來到了售票窗口,“麻煩給開三張去霓虹市的車票。”

    窗口里面,本來臉上冷冰冰的售票員一見到特警,早已換上了服務的微笑,“好的。”

    轉眼之間,就打好了三張車票。

    陸原頓時心里一動,似乎有了主意。

    只是,裝瘋賣傻,這確實不是一般人能干出來的,更何況,這售票員也知道自己并不是精神病。

    “啊,色狼!”就在此時,大廳的乘客里面,突然就有女人叫了起來。

    眾人急忙望去,就看到女人一手捂著胸口,指著面前一個五十來歲,長得一臉猥瑣的男子,“他,他摸我兇部!”

    “帶走!”

    一個特警直接飛身撲來,咔一聲,把那猥瑣男也給拷上了,“膽子真夠大的,當著我們的面都敢干壞事,你這種人長得就不像個好人,也跟我們去霓虹市吧!”

    說著,特警又跟售票員要了一張去霓虹市的車票,直接把那猥瑣男和精神病一起,一人押著一個,都準備帶走了。

    陸原心里一動,他心跳加快,目光也在猶豫和決定之間徘徊。

    最后一次機會了!

    干不干!

    無法假扮精神病,但是至少可以假扮壞人!

    陸原來不及想太多了,腦海里一種說不清的信念,催促著他,盡快找到章九,盡快的找到真相。

    自己要拯救這個世界,恢復一切的原來的秩序,然后,自己就可以真正的,和自己喜愛的人在一起!

    為了這個目標,自己可以做任何事情!

    無論多少艱難險阻,自己都可以踩在腳下!

    陸原的眼睛,陡然精光四射!

    那一剎那,他,出手了。

    “啊!流氓!”

    啪!

    又一個女人尖叫著,同時,狠狠的給了陸原一個耳光!

    “他,他摸我兇!”女人指著陸原。

    “媽的,這小子真是膽大包天了,還敢頂風作案!”兩個特警真要氣瘋了,直接就向陸原撲了過來。

    瞬間,就把陸原押在了身底,拿出了手銬。

    “好好的小伙子,怎么干這種丟人事啊?”

    “真是的,看著文質彬彬的,沒想到竟然是個流氓,真惡心。”

    “單身多少年了啊,太饑渴了吧,一看就是沒女人喜歡的吊絲,憋壞了都。”

    眾人紛紛義憤填膺。

    陸原伏在地上,雙手被倒剪著背在身后控制著。

    他沒好意思抬頭,只是,嘴角浮起了一絲欣慰的笑。

    車票,到手。

    “陸原?”

    就在這個時候,旁邊卻突然,傳來了一個耳熟的聲音。

    “你……是陸原?”女孩子的聲音,那么清秀靈動,就仿佛是夏日里荷花的一樣。

    陸原心里一震。

    怎么是她?

    “風聆……”陸原知道沒辦法躲避了,只好抬起頭,看著眼前的少女。

    是了,真的是風聆。

    她還是以前那個樣子,安靜的漂亮,就仿佛是糖水片里迎著陽光微笑的女孩,站在櫻花下,杏花里,薔薇花旁的女孩,養一只貓,讀一段詩,訴說一份女兒的心思。

    穿著米白色的短裙,修長的小腿,好看的就仿佛是一件藝術品。

    “陸原,你……”

    風聆的目光,和陸原的目光碰觸在一起。

    她的目光就是微微一縮,仿佛是被刺了一下一樣,移開了。

    她的嘴角依然帶著微笑。

    但是陸原卻感覺到有幾分陌生,有幾分禮貌的感覺。

    并不像是那種發自肺腑的微笑。

    不像是,那一次在網球場上,第一次見到她時候,她的微笑。

    而且,她的眼神里,有幾分疏離的感覺。

    不知道怎么的,看到風聆這樣,陸原心里微微一痛。

    畢竟,當初風聆在網球場上對他的態度,對他的微笑,都讓陸原感覺到了一種美好。

    然而現在,他覺得風聆的目光似乎變了。

    “這位姑娘,你和他認識?”特警看了看風聆,“小姑娘,你看起來人挺好的,但是你可要認清楚人啊,這小子剛才在非禮耍流氓呢!”

    “我剛才,也看到了。”

    風聆顯得有幾分尷尬,她又看向陸原,那種疏離感,似乎,更深了幾分。

    她看著陸原,目光逐漸變得傷感和失望,“陸原,告訴我,剛才你的行為,真的是你想那么做的嗎?”

    “這?”

    陸原愣了。

    他當然看得出來風聆目光里那種失望。

    也看得出來,風聆那失望的目光的背后,一種微微的期待。

    是了,她,期待自己說不。

    她期待自己并不是她想象的或者說是她剛才看到的那種人。

    “是,是的。”

    陸原低下了頭,艱難的說道。

    說完這兩個字,他仿佛就覺得好像是吐出了兩顆牙齒,嘴巴里,心里,都有一種空蕩蕩的失落感。
黑彩玩法 安徽十一选五 6月9日股票推荐 北单比分购买技巧 山西十一选五 163网球比分直播 快乐10分 股票配资平台 股票融资余额什么意思 上证指数(000001)新浪财经 模拟炒股游戏 广西快乐10分 股票融资偿还额啥意思 内蒙古11选5 内蒙古十一选五 大智慧股票分析软件 新疆25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