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財運天降 > 第三百五十九章 如霜如電亦如幻

第三百五十九章 如霜如電亦如幻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kkpmm.co】,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陸原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躺在水邊的水草里。

    他下意識的緩慢的坐起來,看著四周,自己正處于一片淡薄的白色迷霧之中。

    迷霧很輕淡很薄遠,仿佛是晴朗的日子里藍天上的一縷縷柳絮一樣的白云,也仿佛是潑墨山水畫里那悠遠的朦朧。

    近處,水波微微蕩漾,漣漪輕的如同是情人的衣袂和眼眉。

    遠處,隱隱有成排成排的樹林,在薄霧之中,勾勒出一團一團的灰色,但是也看不太清楚。

    一群灰色的鳥兒在遠處,輕輕的扇動著翅膀飛過,又逐漸消失在遠處的迷霧里。

    周圍顯得靜謐悠長。

    鏗,鏗……

    一陣聲音,吸引了陸原的注意。

    前面不遠處的水邊,有一個亭子,亭子里,一個人正不停的揮舞著手里的刀子,刀子落在他面前的一人多高的漢白玉大理石上,仿佛在雕刻什么東西。

    那人一頭紅發,身材身高和自己幾乎一般無二。

    “你在干嘛?”陸原不由問道。

    “我在雕刻她。”紅發頭也不回的說道。

    “誰?”陸原說道。

    紅發沒有回答,只是抬起手,往前方一指。

    順著他手指的方向,陸原漫不經心的抬起頭,頓時,他就愣住了。

    前方的薄霧水畔,站著幾十個姿態各異的女人!

    有的站在水邊,有的站在水中央,有的站在水中的草汀上,有的站在蘆葦旁邊。

    這些女人,雖然都是不同的姿勢,但是每一個姿勢都是優雅款款,仿佛仙女一般,每一個女人都有著腰肢纖細水滑,豐臀曲滿的魔鬼身材,卻又如此的攝人心魄。

    “這……這是雕像……是你雕刻的……”陸原喃喃的說道。

    是的,一開始他還真以為這些都是活人大美女,好一會兒,才察覺出來這些都是雕像,都是漢白玉雕刻的美人像。

    這栩栩如生的雕像,簡直就是藝術品一樣。

    “嗯。”紅發點點頭,他的注意力似乎都集中在自己面前未完成的半成品上了,手里的刀上下翻飛,每一刀都那么恰到好處,隨著每一刀的揮出,一塊大理石碎屑也會隨之飛出。

    “這是誰?”陸原忍不住問道。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放在面前這些美女雕像上面。

    是的,這么完美的女人,沒有一個男人會舍得避開,陸原,也不例外。

    “采薇。”紅發說了一個名字,就沒有繼續說下去了。

    “采薇?哪個是采薇?”

    “全都是。”紅發說道。

    啊?

    陸原心里一震,愣愣的看著眼前這幾十個女人雕像。

    是了,沒錯了,雖然這幾十個雕像姿態各異,但是那身材,那長發,都全部是一樣的,這是同一個人。

    都是紅發雕刻的。

    這家伙,一直在雕刻同一個女人?

    這女人,到底是他的什么人?才會讓他一直雕刻個不停?

    這幾十個雕像,每一個姿態都那么優雅那么自然,如果不是見過真人的話,根本不可能雕刻得這么傳神。

    陸原怔怔的看著眼前采薇不同姿態的雕像,幾十個姿態,幾乎全方位的展示了這個女人都身材的神韻。

    得有多喜歡一個女人,多把一個女人放在心里,才會憑空雕刻的這么真實。

    他一定是記住了這個女人都所有的樣子。

    猛然,陸原心里一動,自己呢,自己是否也有喜歡的女人,自己是否也見過自己喜歡的女人都每一個姿態?

    自己是否記住了那個女人都樣子?

    想到這里,陸原只感覺到一種暈眩感,那種感覺就好像自己做了一個夢,醒來了之后,只能記住夢的感受,卻怎么也想不出夢的內容。

    “我能不能看看采薇的樣子?”陸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說這句話,但是,他已脫口而出。

    是的,面前有幾十個雕像,但是每一個,都是背對著陸原的。

    只能看到那風姿綽絕道背影。

    紅發喉頭動了動,似乎想說什么。

    但是,到底,他什么也沒說。

    既沒有說同意,也沒有說不同意。

    但是陸原可不管他怎么想了,他邁步就向水里的那些雕像走去。

    水花在他的小腿旁邊飛濺,水里很不好走,但是陸原踉蹌著還是快速向雕像奔去。

    距離雕像越來越近了,雕像因為他的搖擺踉蹌,而在他的視野里晃動著,仿佛是鮮活的動了起來一樣。

    陸原的心跳也更快了。

    終于,他伸出手,都可以碰觸到最近的采薇的雕像了。

    他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幾乎都要從自己的胸腔里跳出來了。

    他慢慢的,慢慢的,懷著一種說不出的心情,繞到了雕像前面。

    然后,他愣了。

    完全的愣住了。

    怎么,怎么會這樣?!

    陸原簡直要驚呆了。

    他不由的又看向了遠處亭子里的紅發,他的目光,帶著疑問,帶著驚訝。

    然后,他就看到了紅發,也正定定的看著自己。

    紅發雖然看著自己,但是他的目光里,卻仿佛蒙上了一層看不清的云霧。

    淚水,仿佛是流水一樣,從紅發的眼睛里,流滿了他的臉頰。

    “為什么!”

    陸原幾乎又是瘋狂的奔向了紅發。

    “為什么!”陸原看著紅發那仿佛經歷了人世間最悲傷的滿是淚水的臉,他的心中不禁有一種說不清的極度的心疼,那就像是仿佛一個成功的男人突然看到了貧困時候的照片,突然心疼那時候的自己。

    是的,陸原涌出一種強烈的心疼自己的痛苦,讓他無法忍受,“為什么,怎么會這樣?!”

    “我,我忘記了采薇的樣子了。”

    紅發噙著淚水的目光是那么悲痛和絕望,“我記不得采薇的樣子了,我忘記了她的模樣,我丟失了我的采薇,我也忘記了她的樣子……”

    紅發看著陸原的目光里,淚水就像是無盡的河水,盈滿了他的眼眶。

    而他手里的刀,還在那漢白玉上飛舞著。

    每一刀,都那么優雅。

    每一刀,都刻畫的那么極致。

    陸原呆呆的看著這一切,看著紅發熟練到根本不需要去看手上動作的雕刻,看著他手里那個采薇雕像,就仿佛是模糊的畫面在聚焦一樣,慢慢的,逐漸的呈現。

    那個采薇雕像,和水畔里的幾十個雕像一樣的靈動優雅,有著一樣的纖細的腰身,一樣的河川般的長發,一樣的圓潤的翹臀。

    也有著,一樣的沒有五官的臉。

    所有的雕像,都沒有臉。

    “我只記得她的姿態,記得她的風情,記得她給我帶來的感受,我卻再也記不得她的樣子了。”

    “我永遠的丟失了我的采薇。”

    陡然,陸原也突然感覺到自己的內心,涌出一種巨大的悲傷,海洋一般,無邊無際的悲傷。

    是了,自己和紅發有時候是相通的,自己一定是體會到了他的感受了。

    “怎么,怎么會這樣?”

    陸原喃喃的說道。

    世界上還有什么比這件事更慘的?

    記得一個人的姿態一個人的風情,記得和她在一起做過的每一件事,記得擁抱的感覺,卻再丟失她的同時,忘記了她的樣子。

    “因為你。”

    紅發的目光終于有了幾分真實,他看著陸原,說道,“因為你。”

    “因為我?”陸原一怔。

    “因為你,因為你的覺醒,把我從三萬五千年前帶到這里來,你讓我穿越了三萬五千年。”

    “可是,這跟你忘記采薇的樣子,有什么關系?”

    “因為你讓我穿越的那一年。”紅發深吸一口氣,“那一年,我還沒有遇到采薇。”

    “啥?”陸原又愣住了。

    “我是真實的我。”紅發看著陸原,聲音很緩慢,“我來自三萬五千年前,那一年是薔薇女王三年,那一年,我第一次貫通星野的力量,那一年,我提著十三顆古絕的人頭加入了魔族,那一年,我成為魔族古往今來第一天玄,那一年,我還沒有遇到采薇,那一年,我被你硬生生的從歷史中剝離,吸附到了你的身上。”

    “啥?”陸原還愣著。

    “因為那一年我沒遇到采薇,所以嚴格意義來說,我現在根本就不認識采薇這個人!所以,我才不記得她的樣子!”紅發說道。

    “啥?”

    陸原想不通,“可是你還記得采薇這個名字,你記得她的姿態,你記得她的風情,你記得和她在一起的感受……”

    “這是因為我的命運就是和她在一起的,當我用一瞬間穿越三萬五千年的時間的時候,我也相當于是一瞬間度過了三萬五千年,那些沒有發生的事情,也會模糊的刻印在我的腦海里!”

    紅發看著陸原,“所以我知道我會在大戰中死去,所以我知道你是我的再生,所以我知道采薇。但是我卻無法知道她的樣子,因為我和她還沒有相遇,所以我一遍一遍雕刻她的身體,希望可以用手回憶出她的樣子,我幾乎不需要經過大腦,我的手自動都可以雕刻出她的千姿百態,可是我,總是再最后的時候停下來,再也不知道如何雕刻……”

    陸原低頭,看著紅發拿著刀的手,在那采薇的雕像的臉上不知所措,那本來雕刻如此熟練度手,此時就仿佛是暴風雨下的孤零零的葉子,左右搖擺,無處可落。

    一時之間,陸原的心里,也無可名狀的難過。

    “我為什么會把三萬五千年前的你,吸附到我的身上?”陸原喃喃的說道。

    “因為當你在登天臺覺醒那一刻,你太痛苦了!你的痛苦已經超越了這個世界的一切,在那一刻,你本能的召喚所有的自己來守護你自己,你的力量太強大了,強大到三萬五千年前的我都無法抵抗!”

    紅發說到這里,目光怔怔的看著陸原,“你還記得,是什么讓你這么痛苦嗎?”

    “是什么?”陸原喃喃的說道,“是什么?”

    突然,他的臉上顯得有幾分痛苦和掙扎,“我,我想不起來了……”

    “是一個女孩子。”紅發看著陸原痛苦的樣子,目光里也露出幾分悲愴,“只有那個在你內心深處的女孩子,才會讓你有這么大的痛苦。”

    “是了……”陸原突然眼神就明亮了起來。

    然而,紅發的目光里,悲愴依然沒有消去,“那你還記得她的樣子嗎?”

    啊?

    陸原一怔,隨即他仿佛被雷電擊中,瞬間整個人都呆住了,他的臉上,幾乎一致的呈現出了剛才紅發的痛苦,“我記得她的姿態,我記得她的風情,我記得她眼眸里的深邃,我記得她臉上都高貴,我記得她嘴唇的不屑,我記得她看我時候我心里的快樂,可我,我不記得她的樣子了……”

    陸原說著,說著,淚水突然洶涌而出,順著河畔而流淌。

    “那是因為,你根本就沒有真正的遇到過她,你還沒有和她真正的認識。”紅毛的目光里,充滿了一種上萬年的憂傷,“你是不是也想起來和她一直在分分合合,你是不是想起來你們從來沒有能好好的在一起過?是的,這是因為,你們沒有真正的遇到,她不是你的現在,她是你的未來。”

    陸原完全傻了,他的目光空洞,空洞的連憂傷都無法流淌。

    世界上,有沒有這么一個女孩子。

    她很漂亮,她點亮了你的心房。

    她給予你快樂,讓你有了生活的希望。

    你想念她,她是會永遠對你微笑的姑娘。

    她一直以來,都在你的回憶長河里徜徉。

    然而,有一天,你會不會突然被驚醒,終于明白,這一切只不過是你的幻想。

    “喂,醒醒啊,廢物!”紅發用手背輕輕的敲打著陸原的臉頰,“你怎么不說話了啊,我還挺享受這種一問一答的游戲的,你能不能清醒起來,咱們繼續這個游戲啊!虧我剛才跟你掏心窩子說了那么多知心話,你怎么就沒反應了啊,是不是故意裝的一副人畜無害,其實心里正在偷偷嘲笑我,哎哎哎,你可別嘲笑我啊,我可是魔族少主,絕不是一個哭哭啼啼的男人!”

    雖然這么說著,但是紅發的眼里還有著剛才的淚痕。

    “怎么辦?我還能找到她嗎?我都不記得她的樣子了。”陸原清醒過來,第一句話就問道。

    “能啊,當然能了!”紅發說道,“別忘了,我說過了的,她是你的未來。一個人難道不應該為了未來而努力嗎?”

    “嗯!”陸原點點頭。

    心里猛然涌出一份斗志,是啊,不是現在又如何,是未來又如何,我一定會把握住未來的!

    “所以,你現在,準備好努力了嗎?”紅發說道。

    “嗯!”陸原更用力的點點頭。

    “那好,我跟你說個事啊。”

    “嗯。”

    “你也知道了,我是被你從三萬五千年前拉過來的,確切的說是,是薔薇女王三年,那一年,我用十三個古絕的人頭當做見面禮,從而進入了魔族,并且那一年,剛剛進入魔族,我就榮獲天玄之位,也是在那一年,我被天下人日日唾罵,夜夜詛咒。”

    紅發說道,“但是天下人都不知道,我之所以進入魔族,最重要的一個目的,就是控制魔族,讓他們乖乖留在亞夏的陰影之地,從而不會進犯谷之大陸,因為這個目的實在是太大膽了,也太驚險,所以是絕對機密,世界上除了我和那自愿獻出腦袋的十三位古絕知道,就沒人知道了。”

    “我們犧牲如此之大,用十三位古絕的性命,才換來我進入魔族。不過一切都很順利,我剛進入魔族,就榮獲天玄之位,正準備大展手腳的時候,卻正好就被登天臺覺醒的你,帶到了這里來……”

    “啊?”陸原一愣。

    “所以,本來一切都應該是順水順舟的發展的,我控制魔族,讓他們世世代代都不會進犯谷之大陸,可是,你也看到了,我現在到了這里,魔族的控制計劃失敗,我猜想,三萬五千年后,他們會卷土重來的,如果我沒有算錯的話,魔族這一年,應該就會從亞夏陰影之地出發,進犯谷之大陸的黑土平原!”

    “如果谷之大陸被魔族侵占,很快戰火就會燃燒到原之大陸。到時候,天底下的蒼生們都會被魔族奴役,無一幸免。”紅發說著,看了看陸原。

    “那,那怎么辦!”陸原聽了,頓時渾身一震,猛然抬起頭來。

    “所以,你要崛起,你來抵抗魔族,你來拯救這一切,你來,恢復這世界的秩序。”紅發看著陸原,聲音充滿了一種深沉,仿佛是時光老人。

    “我,我怎么可能?”陸原喃喃的說道。

    “怎么不可能!”紅發聲音猛然提高,“你可是天上地下唯一的魔族少主,萬萬年來最強的第一天玄,你是三界大陸的最強王者,你是混亂秩序的洗牌者,你是宇宙法則的打破者!”

    “你的力量,無與倫比!你已經沉睡了三萬五千年,是時候讓你的力量爆發了!用你的力量剔除大陸的魔族力量,用你的力量去締造屬于你的傳說!”

    “我,我真的不行……”陸原喃喃的說道。

    “別忘了,當魔族大軍的黑色烏云飄滿整個大陸的時候,你那心愛的姑娘,也不會幸免!”

    “啊!”

    那一剎那,陸原仿佛猛然驚醒,他的瞳孔,驟然收縮!

    “所以,乖乖的聽話吧,老弟。額,恭喜恭喜啊,我竟然不叫你廢物叫你老弟了,哈哈。”看到陸原仿佛被驚醒,紅發臉上浮現出一絲滿意。

    “我終于明白了,你這個混蛋,說了大半天,其實就是讓我給你擦屁股啊!”陸原突然跳起來,雙手掐住了紅發的脖子,憤慨的說道。

    “你也有責任啊,要不是你這個廢物把我吸附過來……咦,廢物你沒有吃飯嗎,怎么力氣跟個娘們似的……”

    “閉嘴!我詛咒你一輩子找不到采薇!”

    “哎,別忘了,詛咒我,就是詛咒你自己啊。”

    “閉嘴!”

    兩人在亭子里扭打翻滾著。

    最后,終于都累的呼呼喘著氣,仰躺在地上,看著天空,呼呼喘氣。

    “好了,廢物,我該送你出去了。”終于,紅發深吸了一口氣,緩緩說道,他的聲音,有幾分沉重,就仿佛是易水河邊荊軻和高漸離的分離。

    “對了,這是哪兒?”陸原突然意識到了什么。

    是了,這是自己的腦海,可是,明明跟以前的不一樣啊。

    以前都是一片白茫茫的什么都沒有。

    怎么現在又有河水,又有亭子,又有飛鳥,又有樹林,還有這些漢白玉,紅發手里還有了刀……

    這到底是哪兒?

    “這是我的世界,我的世界里,我可以造出一切。”紅發說著,隨手就把手里的刀子扔到了河里。

    刀子打了個水花,沉了。

    下一秒,紅發的手里,又出現了一把刀,和剛才的一模一樣,連刀子上面的缺口都一模一樣。

    陸原愣了。

    紅發又一揮手。

    陸原就覺得眼前的一切突然都消失了,本來自己是躺在亭子里的,現在卻躺在了一張柔軟的龍床上,龍床下面,幾十個如花似玉的宮女,正穿著紗在下面跳舞,美麗的肌膚若隱若現。

    “怎么樣?”

    旁邊的紅發微微一笑,隨即目光又變得落寞,“我可以在這個世界里,造出我想要的一切,卻無法造出她的樣子……”

    陸原心里陡然一痛。

    有對紅發的感應,也有自己的感觸。

    “送我上去!”陸原緊咬著嘴唇,目光里有一種堅定,“你放心,我會聽你的,爭取我的未來,再我贏得未來之日,也是你見到采薇之時!”

    “好!”

    紅發陡然,目光里也落了熱淚。

    “抓緊了!”

    紅發說道。

    就在這時候,陡然,天邊突然一閃,一道流星劃過,迅速的消失在天空的盡頭。

    陸原心里猛然一震!

    一種強烈的感覺不斷激發他的大腦。

    他仿佛經歷過這種感覺,是了,在武江大學的圖書館,自己經歷過!

    “有個愛你的女人離開了。”紅發喃喃的說道,“我送你上去吧。”

    “不用了,我自己上去!”陸原陡然之間,心中一種悲傷卻綻放出強大到力量,他一聲大喝,人瞬間消失在迷霧中。

    “對了,我出去該怎么做!”迷霧中,陸原的聲音遠遠傳來。

    “章九,找到章九,他會告訴你一切!”

    “章九……他在哪?”

    “霓虹市!”

    啊……!

    山林之中,一聲大喝!

    頓時,整個山谷幾乎都被震塌的感覺,整個山林的鳥兒野獸全部驚動。

    陸原猛然從草地上坐了起來。

    大口的喘著氣,全身都被汗水浸濕了。

    “熊,熊老?!”

    陸原的目光,陡然聚焦在了身旁的一個人身上。
黑彩玩法 澳门足球即时赔率 期货配资怎么做 广东快乐10分 中孚实业股票 1zplay电竞比分 2019安全可靠的理财平台 2012年中超足球直播 短期保本理财产品排行 河北20选5 西山煤电股票行情 同花顺手机炒股软件 ok竞彩比分直播 南华期货配资 安徽25选5 山西11选5 山西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