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財運天降 > 第三百四十章 熊老的終極秘密

第三百四十章 熊老的終極秘密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kkpmm.co】,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太平洋,天島,秘洞內。

    “老熊,到底怎么回事!”

    陸北客驚訝的看著面前的熊老,他臉色虛弱,手腕上纏著紗布,和以前那個精神卓絕的熊四光,仿佛是兩個人。

    “沒什么,大當家,一點小意外而已。”熊老搖了搖頭,并沒有把慕容若蘭對他逼供的事情告訴陸北客。

    “原兒的事情怎么樣了?”陸北客自然,還是關心陸原的。

    這一次,讓熊四光離開天島,就是為了陸原的事情。

    “你放心,大當家,三少爺現在很安全,慕容若蘭并不知道他在哪里。”是的,熊四光的認知里,慕容若蘭并不知道陸原的下落。

    畢竟,他當然沒有看透慕容若蘭的心思了。

    陸北客這才稍稍放心。

    “那你去桃花療養島休息一段時間吧,現在就去。”隨即,陸北客又說道。

    顯然,即使熊老隱藏了他那嚴重的傷勢,但是陸北客又是何等眼力,自然也看出來熊老身受不小的傷了。

    但是既然熊老不愿意說,陸北客也沒有多問。

    畢竟,他和熊四光,與其說是主仆身份,倒不如說是朋友身份,是隊長和隊員的身份。

    兩人年齡相仿,相識于戰爭,曾經一起在邊境上出生入死,已經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陸北客也知道熊老的性格,極其剛毅,情感很少外露,也很少露出脆弱的一面,所以,他既然不愿意說,陸北客也就沒問了。

    所以,此時,陸北客只是讓熊老去桃花療養島休息,其實也是看出來熊老受傷嚴重了,但是呢,也沒有點明,這是對熊老的尊重。

    顯然,熊老也是明白陸北客的意思的。

    他的目光里閃過一絲感激和默契。

    是的,隊長始終是明白他的。

    這種感覺,熊老覺得真好,真的很好。

    畢竟,人在世界上,又能有幾個知己呢?

    他二十多歲參軍遇到了陸北客,從此兩人結下了深厚的友誼,自己甚至放棄了熊家大少爺乃至于熊家大當家的身份,甘心在陸北客身邊當一個仆人身份。

    這雖然有一個很重要很重要的原因,但是兩人的友誼,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然而,雖然感激,但是。

    “謝謝隊長,但是,隊長,我有一件事,要跟你說了。”熊老深吸了一口氣,似乎這一句話說出來,都很艱難。

    “怎么了,老熊,還用跟我客氣,你盡管說。”陸北客一怔,一時不明白熊老這是要干嘛,畢竟,兩人平時,都是有話直說,很少會像今天這個樣子的。

    “隊長,我,我要離開這里了。”

    “啊?”陸北客一愣,“你的意思是……”

    “是的,隊長,我要離開陸家。”熊老終于,把話說出來了,只是,依然說的很艱難。

    “老熊,你,是要回武江的家族了嗎?”陸北客知道,這一次熊老去尋找陸原,去了武江,也許回到了熊家這一趟,讓他內心的思鄉思家的感情迸發了出來。

    所以,他要離開陸家,回到熊家了。

    “不。”出乎意料,熊老依然搖了搖頭。

    這一下,陸北客也想不通了,離開陸家,卻又不回熊家,這,是要去哪里?

    但是,陸北客顯然也看出來了,熊老并不愿意說出他想去哪里。

    “好,老熊,我曾經跟你說過,你隨時都可以離開陸家,也隨時都可以回到陸家,現在,這句話,依然是永遠有效!”陸北客點點頭。

    “多謝隊長!”熊老緊抿著嘴唇,聽到這句話,他何嘗又不是感動呢。

    “只是,老熊,你要是離開陸家了,就沒有資格再使用五柳玉鏡了。”陸北客說到這里,也是長嘆了口氣,顯得極為沉重,“雖然我不愿意這樣,但是,畢竟這是家族傳下來上千年的規矩啊!”

    “我,我知道。”聽到五柳玉鏡,熊老本來顯得沉重的臉上,陡然一下子又變成了灰白色,那是一種仿佛被秋霜打過的顏色,頹廢極了,“不過,我,我也考慮了很久了,隊長,已經三十多年了,是時候放棄了!”

    雖然熊老的臉上,顏色灰白,但是這句話,竟然說的十分的斬釘截鐵。

    聽了熊老這句話,陸北客也是身體一震。

    當他仔細看著熊老,看到熊老那灰白的臉色的時候,他不禁目光里也微微有淚。

    他當然知道,熊老做出這個決定,有多困難!

    “隊長,我,我只希望,能在我臨走之前,再看一眼五柳玉鏡!”熊老抬起頭,看著陸北客,目光里,也露出一種不確定。

    畢竟,五柳玉鏡,可不是隨時想看就看的。

    “好!”

    誰料,陸北客想都沒想,立刻就答應了,“跟我來。”

    兩人就再也沒說話了。

    陸北客在前,熊老在后。

    兩人沿著秘洞,一直曲曲折折的行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

    終于,來到了一個石室里面。

    這石室,四周都是玉石打造,即使深在地下,也是滿屋子都是柔和光芒。

    地面上,則是濃重的一團一團的白色水霧。

    而在石室中,最顯眼的,還是一塊平坦的巖石上,那個球狀的玉石一樣的東西。

    它有著玉一樣的潤膩,全身是純米白色,沒有一點瑕疵,看起來完美極了。

    兩人來到面前。

    陸北客輕輕轉動,沒多久,玉石上就仿佛水墨一樣,慢慢的暈染開來,一開始,是模糊的,但是漸漸的,玉石就仿佛是屏幕一樣,就出現了一棵蒼翠的大樹,樹下是一塊巖石,巖石十分的光滑,仿佛被磨圓了一樣。

    在巖石的旁邊,還有幾株淡藍色的花兒。

    但是花兒顯然是采摘來的,沒有根,不過顏色還是很鮮艷。

    只是,此時四周,卻沒有人。

    “她今天還沒有來。”陸北客看著玉石屏幕,語氣顯得有一點遺憾和悲傷。

    “那是她采的花,是她跟我說過的花,是谷之大陸特有的花,果然真的和她說的一樣的漂亮,和她一樣漂亮……”熊老呆呆的看著玉石上的花兒,手在玉石上輕輕的撫動,喃喃的說道。

    “雖然你每年只能來兩次,但是她,她好像每天都會來一次。”陸北客的語氣也變得有幾分溫柔了,似乎充滿了回憶,“她,始終還是那么愛你……”

    刷的一下,幾乎從不流淚的熊老,淚水一下子就流了出來。

    “阿楚……對不起,我,我從此,不能再來看你了,而且,你卻不會知道我無法來看你了,你依然會每天都來……”

    他看著那藍色花兒,淚水涌出。

    “如果你能去谷之大陸,那就好了。”陸北客也是雙眼微紅,喃喃說道,“只可惜,五大家族,各有家族天條,絕不會讓外人使用他們的通道。”

    “這樣我已經很滿足了。”熊老凄楚一笑,“其實,曾經也有一個去谷之大陸的機會,擺在我的面前,不過,我知道,世界上,還有一件事,比去谷之大陸更為重要!我會為那件事,拋棄去谷之大陸的機會!”

    說著,熊老猛然站直了身體,再一次看著陸北客,“隊長,告辭了!”

    說著,熊老這一次,再也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就大步流星的,走出了秘洞。

    一直來到了外面。

    看著碧藍的天空,飛翔的海鳥,他頓時覺得豁然開朗。

    三少爺,周姑娘,謝謝你們。

    謝謝你們讓我似乎又一次重溫了我和阿楚的曾經。

    是你們,讓我又想到了那種世界上最美好的感情。

    我和阿楚的時代終究會過去了。

    現在,是屬于你們的了!
黑彩玩法 天津11选5 中国石化股票 泰理财是个骗局揭秘 上证指数行情走势图 今日股票涨跌排行 3.15股票推荐 紫金矿业股票分析 2010年上证指数分析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结论 mlb棒球比分直播 0807足球比分 股城模拟炒股软件 股票配资平台十强 华天科技股票 nba比分直播网 007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