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財運天降 > 第二百六十六章 第一劍派第一劍

第二百六十六章 第一劍派第一劍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kkpmm.co】,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嗯。”陸原點點頭。

    說實話,看到朱策如此驚喜的樣子,陸原的心里真的有一種酸酸的感覺。

    是啊,想必朱策自己也想一直渴望可以使用能力吧,然而因為自己前世的一句臨終訓言,卻一直忍耐著,寧愿過著普通人的生活。

    他越是忠心,陸原的心里就越覺得內疚。

    說到前世,這幾天來,陸原也從章九朱策他們的口中知道了一些情況。

    前世自己性情狂傲,殺戮如麻,動不動就血流成河。

    而章九朱策藍凰一直跟隨自己,自然也免不了手下多有殺傷。

    所以,臨終之前,不但自己因為內心的一種自責和懺悔,導致自己拋棄沉眠之路選擇了轉生之路,而且還嚴令章九他們從此再使用能力,就是為了不讓他們再背負殺戮之罪。

    畢竟,殺戮一時爽……

    不過說實話,前生的記憶,陸原是一點都回想不起來,自己上輩子竟然是一個大開殺戒的人?這簡直難以相信。

    “陸少,你放心,我使用能力,也只會使用在正當的事情上,絕不會使用在殺人做壞事上面!”朱策激動的說道。

    看來,即使陸原默許了他可以動用能力了,他也是依然沒有忘記陸原當初禁止他使用能力的初衷。

    “朱策,叫你遞毛巾呢,你咋還沒聽到呢?”那個女老師眼看著自己被冷落,頓時心里就不爽了。

    當然不爽。

    畢竟朱策現在可以說是辦公室里最被瞧不起的老師了,誰都能欺負一腳。

    平時叫干嘛就干嘛的。

    然而,今天是怎么回事,說了好幾遍都沒有反應。

    女老師也覺得臉上無光。

    畢竟這還是在戶外,當著好多人的面呢。

    平時一個對誰都唯唯諾諾的軟柿子,怎么今天就沒反應了呢。

    那女老師,心里不爽,臉上也覺得有點丟人。

    “陳老師,咋了?”

    “怎么回事啊,典典,有人欺負你了?”

    其他人一看到這樣子,也都圍了上來。

    “叫他給我遞毛巾都不遞,這人怎么回事啊?寧愿給別人倒水,也不給我遞毛巾,這是看不起我陳典還是怎么的?我陳典就這么不受待見嗎?怎么的,我陳典的話都不好使了嗎?”

    那女人指著朱策,委屈巴巴的對眾人說道。

    這女人長得還有幾分姿色,所以在眾人里面還是有點地位的,辦公室之花嘛,平時都是嬌滴滴的,被人寵著的,性子當然就會蠻橫矯情一點。

    果然,其他人一看到陳典這么委屈的模樣,頓時護花之心爆棚啊。

    “這個朱策,今天是喝多了?膽子這么大了,連陳老師的話都不聽了!”

    “連學生都能跪下來的軟蛋,現在倒是會耍脾氣了啊,陳老師你別生氣了,我給他一點教訓。”說話的是一個長得很強壯的男子,在學校里教散打課的,叫張峰。

    說著,張峰甩著兩條粗壯的胳膊,擋住了朱策的去路。

    “好了,陳老師你別郁悶了,張峰過去了,這下會給你出氣的。”

    “對對,就朱策那瘦瘦的個頭,張峰一手就能把他拎起來,好好的教訓一下那個軟蛋,保證他以后見到你就顫栗,以后你說什么他都不敢不聽了。”

    眾人看著張峰走過去,都像是看好戲一樣看著他們兩人。

    陳典也是恨恨的瞪著朱策,心想待會兒要是張峰好好的把朱策給打一頓才好呢。

    “喂,朱策,你是耳朵有毛病還是咋的了,陳老師讓你給她遞毛巾,你跟沒聽到一樣,趕緊的,拿一條毛巾過來!”

    說著,張峰大手往朱策的肩膀上一拍!

    砰!

    這一拍,張峰當然是暗暗用力了的,他就是想給朱策一個警告,這一掌下去,雖然不會重到讓朱策受傷,但是也至少讓他會因為支撐不住這力道而雙腿彎曲跪下。

    “呵呵,這里是什么地方?”

    然而,讓張峰吃驚的是,這一巴掌下去,朱策竟然仿佛是沒啥感覺一樣,別說跪下來了,身板都沒有彎。

    不僅如此,朱策反而還微微笑著,看著他。

    張峰更愣了。

    不是吧,這朱策,不是平時見到誰都是目光低垂的嗎,怎么現在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竟然還敢如此鎮定的微笑的看著自己。

    “這里是網球場啊。”張峰看到朱策的變化,一時都反應不過來了,呆呆的說道。

    “網球場是用來干嘛的?”朱策繼續微笑著說道。

    “當然是用來打網球的了。”張峰依然呆呆的說道。

    “既然網球場是來打網球的,那我來網球場,憑啥給別人遞毛巾?”朱策嘿嘿一笑,身體突然一抖。

    就這一下,張峰陡然覺得放在朱策的肩膀上的手掌心里,仿佛著了火一樣,整個手臂也仿佛是觸電了一樣,不由自主的一下子就被彈開了。

    我草!咋回事?!

    等他反應過來,朱策已經走掉了。

    “怎么回事啊,張峰,你怎么讓朱策走了!”

    眾人又圍了上來,他們當然看不懂剛才到底具體發生了什么了,只看到張峰攔住朱策,然而朱策竟然走了。

    陳典惱怒的埋怨道。

    “就是,張老師,你剛才還說幫陳老師出氣呢,這就把人給放走了。”

    其他人,也都七嘴八舌的說道。

    “我……”

    張峰弄的無話可說,想解釋可是又會有誰信呢?

    況且,他剛才自己都不相信發生的事情。

    這,到底怎么回事?

    朱策好像變了一個樣?

    “朱策,你給我回來,你別走!”陳典不再理會張峰,指著朱策,怒道。

    “走?我干嘛要走?”

    朱策說著,來到網球場中間,腳尖一挑,挑起了一個網球拍,然后順手接在了手里。

    當接到網球拍的一剎那,當朱策握住網球拍的一剎那。

    說實話,他的身上,感覺到有一種電流劃過。

    一種久違的電流。

    網球拍握起來的感覺,就如同握著劍柄。

    呵呵,當年自己白衣如雪,一人一劍,無懼天下,殺退多少人?

    昔日的天下第一劍派大道劍門的第一劍客朱策,仿佛又回來了。

    雖然今日我跟少主保證不再殺人做壞事,但是,我也不能讓人再隨意的欺負我!

    我要讓那些踐踏過我的人,從今日開始,仰視我!

    想著,朱策突然看著陳典他們,嘿嘿一笑,“既然來網球場,我當然是要打網球的了。”

    啥?

    張峰陳典等人頓時都愣住了。

    隨即,眾人都哄笑起來。

    這家伙今天是瘋了還是咋的了。

    打網球?

    就他?

    誰都知道,朱策雖然也經常來網球場,但是那只是被眾人叫來撿球的。

    至于打網球,這個朱策連摸都沒摸過球拍,他能打個毛的網球?

    “張峰,你技術最好,你去和他打,讓他好好丟一次人!”陳典此時正惱怒朱策剛才不聽話呢,推了張峰一把說道。

    張峰早就急不可耐了。

    這家伙技術好,力量又足,還曾經在省網球隊當過替補,整個網球場也沒人是他的對手,更別提收拾收拾這個朱策了。

    再加上剛才又被陳典埋怨,張峰干脆拿了球拍就沖到了網球場上,“來,朱策,你既然想丟人,那就來吧!”

    此時,眾人都圍攏了過來。

    也是,在網球場上,這可是難得的一幕。

    網球場上技術最好的,對戰一個都沒摸過球拍的人,這雖然沒什么懸念,但是還挺搞笑的挺戲劇的,自然很多人圍上來看。

    “來啊。”

    朱策握著球拍,穩穩的站著。

    張峰也不答話,直接發球,角度刁鉆。

    本來以為朱策一定會接空的,然而,朱策的速度極快,砰!

    一記抽了回去。

    張峰吃了一驚,但是他來不及多想,看著球要過來,急忙去接。

    砰!

    然而,他拍子剛揮出去,臉上突然劇痛,竟然被網球給砸的正著。

    原來,網球的速度太快了,他以為自己能接住的,接過還是漏過去了。

    “媽的!”

    張峰惱怒的罵了一句,心說這小子也不過是運氣而已。

    忍著臉上的疼痛,又撿起球,發了過去。

    砰!

    沒想到剛發過去,朱策就抽了回來,這一下,張峰還是沒接著,砰!臉上又是一記劇痛!

    砰,砰,砰!

    ……

    沒多一會兒,張峰的臉上就被網球抽了十幾下了。

    此時的張峰,已經是狼狽不堪了,仿佛是喝醉了一樣,在網球場上來回奔波著,徒勞著。

    然而,他沒有能接住朱策哪怕一個球。

    不是根本來不及趕過去,就是剛好趕過去,沒接到不說,還被網球抽了一臉。

    而另一邊,在眾人的眼里,朱策根本沒怎么動。

    他就仿佛是一只最優秀的蜥蜴,網球就像是飛舞的蚊蟲,在朱策的掌控之下,沒有任何網球能從他的手里遺漏過去。

    是的,當年的天下第一劍派的第一劍客,速度堪比閃電,精準可此落葉,玩個網球什么的,還不是手到擒來?

    砰!

    張峰的臉上又重重挨了一記網球。

    這一下,徹底成為壓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了。

    這家伙,幾乎要哭了,把網球拍一扔,頹廢的躺在了地上,又累又痛,他已經支撐不住了。

    現場,鴉雀無聲。

    眾人都驚訝看著這一幕。

    看著朱策。

    “我草,這,朱老師太牛逼了吧。”

    “這水平,這力道,秒殺一切溫網法網啊!”

    “媽的逼,太帥了!從今以后,朱老師就是我偶像了!”

    “以后別再拿什么給學生跪下黑人家了,人家當時候喝多了而已,就這網球的水平,吊打你們所有,有什么資格黑人家啊!”

    “就是,朱老師牛逼!”

    “朱老師,教我玩網球吧!”

    一眾學生,沖上了網球場,把朱策圍在中間,簇擁著。

    甚至陳典身邊的老師,也都圍了上去,這個時候,他們才知道,原來隊伍當中,還有一個藏龍臥虎的人。

    陸原站在人群里,看著被眾人簇擁的朱策,他心里也很欣慰。

    耽誤了你三萬多年了,今天你終于可以讓眾人對你刮目相看了,希望你今后,和章九藍凰他們,永遠會好好的。

    想著,陸原悄悄的離開了。

    剛離開網球場。

    手機就響了。

    “陸原,你在干嘛呢……現在又有事情要做,人手不夠,你趕緊過來,下班……什么下班,你要還想干這份工作的話,就馬上給我來學校的大禮堂!”

    電話,正是圖書館館長呂稚打來的。
黑彩玩法 基金配资是什么意思 极速快乐十分 期货配资的风险 山西快乐十分 股票配资顶牛 北单比分3串一奖金怎么算 南粤36选7 nba比分直播及数据 股票涨跌排行榜 30选5 工资如何理财让钱生钱 快乐十分 股票配资骗局怎么报案 山西快乐10分 上海天天彩 华东15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