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財運天降 > 第一百八十一章 約到東籬小酒吧

第一百八十一章 約到東籬小酒吧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kkpmm.co】,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李文武聽到這里,不由一怔。

    隨即,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擔架上的那灘殘肢斷體,饒是他經歷頗多,但此時腦海里那個念頭閃過,也是不由身體晃動,聳然動容。

    只是,李龍被摔成了這個樣子,他實在難以辨認出。

    “李文武,據我說知,你們文武會的堂主的胳膊上的刺青,都是一條六趾龍,嗯,這條胳膊還算完整,你可以看看上面的刺青。”朱大有指著擔架說道。

    擔架上,只有一條胳膊是好的。

    此時李文武還半信半疑,但是他再往胳膊上一看,果然如此,正是文武會堂主的標識,六趾龍!

    這里其他的堂主都在,唯有李龍缺席,這幾乎已經確認了,擔架上的,正是李龍。

    李文武頓時面如死灰。

    說真的,朱大有,他不敢惹。

    李文武知道,朱大有根本不想當金陵市的扛把子,如果他想當的話,別說是李文武沒有機會起來,就算是太子龍都沒有機會起來。

    “你們為什么要殺他?”李文武機械的問道,他的心,則是涼了。

    朱大有殺了自己的堂主,還送上門來,這分明就是來找茬了。

    “哦,不是我們殺的。”朱大有帶著幾分戲謔的看著李文武,“虧你手底下也有幾條人命呢,難道你都看不出來,他是摔死的。”

    “摔,摔死的?”

    朱大有心里頓時涌出一種希望。

    難道李龍的死是一個意外?

    如果這樣的話,那雖然損失了李龍,但是朱大有應該并不是來找茬的吧!

    “是啊,我們是在紅杉盛景的D棟樓下找到的。”朱大有繼續說道。

    紅杉盛景D棟?!

    李文武當然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

    他突然轉頭,瞪著楚惜玉:“紅杉盛景D棟,不就是你住的地方嗎?李龍摔死在你家樓下,很明顯,這個事情和你有關!你有什么想說的!”

    楚惜玉心里頓時驚慌起來。

    其實,從知道擔架上的人就是李龍之后,楚惜玉的心里就已經忐忑不安了。

    李龍是怎么死的,她當然很清楚了。

    看來這件事已經暴露了。

    “我……”

    楚惜玉雖然心里亂極了,但是下定決心也是一瞬間的事情,“是我把他推下去的!”

    是的,寧愿自己承擔了后果,也不能讓陸原受到牽連。

    “胡說!”

    李文武又不是傻子,冷笑一聲,“怎么,你當我是白癡嗎?都這個時候了,還敢耍我?你只不過是個女人,手無縛雞之力,李龍這家伙雖然身體瘦小,但是力量比你大多了,為人又謹慎小心,你怎么會把他推下樓,快說,是不是那個叫陸原的小子干的?我知道你跟那小子已經勾搭在一起了,你們這一對奸夫淫婦,現在竟然害死了我幫會的堂主,今天要是不給你點教訓,我怎么服眾!”

    說著,李文武沖著那兩個抓著蕾蕾的手下,喝道:“還愣著干嘛,把那小孽種也拖進去好好的教訓教訓。”

    “不要!”

    楚惜玉急忙沖過去,想救女兒。

    卻被李文武抓住了頭發,“臭娘們,我李文武,看你們母女可憐,好心好意的收留你,給你個名分,讓你做我的女人,這是高抬了你,我對你們這么好,你們卻恩將仇報,好啊,我今天一定要好好懲罰懲罰你!等懲罰了你,我還要找到那個叫陸原的小子!讓他嘗嘗痛苦!讓他嘗嘗從樓上被扔下來的滋味!”

    “不,不關他的事情……”楚惜玉話還沒說完。

    “是誰說要找我啊!”

    就在此時,隨著一個聲音,又進來一個青年。

    青年穿著一身普通的衣服,嘴角微微掛著笑意,走了進來。

    楚惜玉一看到這青年,頓時心里一緊,怎么,陸原竟然來了!

    進來的當然是陸原。

    他和朱大有去找楚惜玉,發現人不在之后,陸原心里知道肯定是被李文武帶人抓走了,所以就立刻又帶著朱大有來到了這里。

    當然了,趕來這里的時候,陸原也讓江春南派人把上一次收殮的李龍的尸體也抬來了。

    本來,陸原是想和朱大有等人一起進來的。

    不過突然他想起了一件事,就讓朱大有等人先來了,他隨后這才過來。

    “爸,就是他,是他打我的!”

    一看到陸原竟然敢來這里,許文龍頓時心里又氣又喜,正想著這邊結束了之后,去找這小子算賬呢,沒想到這竟然主動送上門來了!

    此時見到陸原,許文龍也是仇人相見分外眼紅,沖上來就擋在了陸原的前面,“小子,你這是自己作死,送上門來的!”

    “你敢攔我?”陸原輕笑著看著許文龍說道。

    這句話,真是要把許文龍給氣炸了。

    這個吊絲,在紅樓里搞埋伏占了優勢也就算了,現在在自己的地盤還敢如此放肆?!

    你算個什么東西,也敢對我許文龍用這么裝逼的口吻講話?

    “你這小雜毛,老子攔著你又怎么的!我爸爸是文武會的太保,你還搞死了我們文武會的堂主,今天別說不給你活著,就是讓你舒舒服服的死了,我都不姓許了!”許文龍指著陸原,破口就大罵。

    他的確有這個膽氣,也有這個地位,此時,也有這個能力!

    砰!

    然而他話剛說完,從陸原身后就一只腳飛了出來,正踹在許文龍的心口。

    許文龍直接就飛了出去。

    撲通,趴在了地上。

    頓時,舉座震驚。

    這里在坐的,當然知道許文龍是許晃的兒子,太保之子,在文武會那也是不一般的人物,現在竟然當場被踹飛了。

    而且還當著李文武和許晃的面,這,可以說就是赤裸裸的挑釁了。

    挑釁不要緊,關鍵是看誰挑釁。

    踢飛許文龍的,并不是陸原,而是朱大有。

    當眾人知道是朱大有踢飛許文龍,頓時,就沒人敢義憤填膺了。

    許文龍趴在地上,也懵了。

    他雖然沒資格接觸朱大有這種人,但是從剛才朱大有對李文武的態度上,許文龍也知道朱大有的地位高的很,不然李文武也不可能被說成那個樣子都不敢反駁一句。

    “想死是吧?敢對我們少爺大呼小叫的!”

    朱大有冷喝一聲,來到陸原身邊,“少爺,這小子對你如此無禮,要不要直接做掉他?”

    說著,朱大有一揮手,身后跟著的幾十個個江南所的打手,迅速的進入了場內,嚴控中心。

    雖然才幾十個人,比起大廳里兩三百人,少了許多。

    但是這幾十個打手,個個身形彪悍,殺氣逼人,似乎一出手就是要人命一般。

    那可不,這些打手都是從陸家的訓練中心被培訓出來的,統一畢業的,實力自然很強,他們身上的那種殺氣,可不是這些小混混們能比擬的。

    此時這幾十個人一站,沒有人敢動手的。

    “少爺?”

    看到朱大有對陸原如此恭敬,眾人都愣住了。

    簡直不敢相信啊。

    這,這小子竟然地位這么高?!

    “不用了,拖走扔出去吧,免得在這里臟了眼睛。”陸原擺擺手,說道。

    畢竟許文龍也沒怎么惹自己,給他點小小的懲罰就行了。

    朱大有點點頭,揮揮手,立刻兩個人拖著許文龍,就扔了出去。

    那邊許晃和李水仙,都嚇呆了,什么也不敢說。

    陸原來到楚惜玉跟前,牽起她的手:“玉姐,你沒事吧?”

    “陸原,你……”

    楚惜玉此時真的是太震驚了,沒想到自己一直以為是普通大學生的陸原,竟然會有這么高的地位。

    作為以前太子龍里的女人,楚惜玉也是聽說過朱大有的名字的,知道這是一個很神秘的人,無論是背景還是來歷。

    就是那種看起來不怎么樣,但是誰都不敢惹的主兒。

    沒想到,陸原竟然還是朱大有口中的少爺?!

    那陸原到底是什么地位的?

    “玉姐,這些事以后再說。”陸原也當然知道楚惜玉此時想說什么,他拉著楚惜玉的手,指著李文武,“玉姐,我就問你,剛才這家伙打你了嗎?”

    楚惜玉點點頭。

    陸原二話不說,直接掄起胳膊就砸在了李文武的頭上,“媽的,你算是什么東西,一個三流小混混,也就是太子龍被滅了,你他媽的才撿了個便宜,說到底,你就是個街頭小混混,你來當金陵老大?也不看看你什么貨色!”

    說著,陸原手腳并用,咣咣咣,把李文武給踹翻在了地上。

    其他的那些文武會的人,眼見著自己老大被打,也不敢上了。

    畢竟那幾十個打手在那里看著呢。

    “你知道是誰滅了太子龍不?”陸原踩著李文武的腦袋,說道,當然,他也沒有等李文武回答,又說道,“沒錯,是我滅的,我能滅了太子龍,也就能滅了你們文武會!”

    說著,陸原抬起頭,環視著眾人,“從今天開始,金陵市沒有文武會了!”

    接著,陸原招手,示意朱大有上前,“朱經理,這個事就交給你辦了,解散文武會,不過不用趕出金陵市了。”

    畢竟陸原已經有了上一次的經驗了,知道如果按照處理太子龍的手段處理文武會的話,恐怕又會有一大批無辜的人受到傷害,所以這一次,也沒那么嚴厲了。

    “是,三少爺!”朱大有說道。

    交代完了這件事之后,陸原就抱起了早已回到楚惜玉身邊的蕾蕾。

    “蕾蕾,不怕啊,哥哥帶你回家吧。”說著,陸原從懷里掏出一顆棒棒糖,遞給了蕾蕾。

    這,正是陸原剛才在門口的時候想起來,然后去附近的商店里買來的。

    “走吧,玉姐。”

    陸原一手抱著蕾蕾,另一只手拉著楚惜玉,在眾人的目光里,離開了花開富貴。

    而朱大有,則是帶著剩下的幾十個打手,開始處理分解文武會的事情。

    陸原知道,這件事之后,恐怕再也沒有人敢打楚惜玉的主意了。

    “陸原,原來你的身份這么高貴,我還一直把你當成是一個勤工儉學的大學生呢。”回到家中,楚惜玉感慨的說道,“可是,既然你身份這么尊貴,為什么還要去東籬咖啡廳打工啊。”

    陸原也不隱瞞了,就把自己當時想買下東籬小酒吧的事情跟楚惜玉說了。

    “啊,原來你是想買下咖啡館啊,那既然這樣,我就給那個買家打電話,讓他退了吧。”說著,楚惜玉就撥打了電話。

    陸原一想,也好,反正到時候違約金什么的,自己出就是了。

    那邊,楚惜玉正打電話著。

    陸原的手機也響了。

    “喂,陸原啊,你今天有沒有空啊?”打電話來的,竟然是何敏,“有空的話,來一下東籬酒吧。上一次陳鋒因為忙,你陪我逛了一天了,為了表示感謝,我請你喝咖啡吧。”

    “啊?好,好吧。”

    陸原說著,跟楚惜玉打了個招呼,就離開了。

    其實,如果何敏單純的請自己喝咖啡的話,陸原也不會去的。

    畢竟怎么說,何敏都是兄弟的女朋友,自己跟兄弟的女朋友一起喝咖啡,這是個什么事啊。

    不過現在何敏碰巧在東籬酒吧請自己,那去就去吧。

    自己還正好去東籬酒吧,再看一看呢。

    那邊,東籬酒吧,何敏掛了電話。

    旁邊的一個女生帶著一點急切,還有一點緊張,問道:“敏敏,怎么樣,他答應了嗎?”

    “放心吧,九兒,陸原說一會兒就來。”何敏笑了笑,只是也顯得有點緊張,“九兒,你說,難道上一次,真的是陸原幫助了我們嗎?”

    “我,我也不太確定,但是,總要問個清楚吧。”秦九兒目光閃動,繼續說道,“自從那天回去之后,我想了好多,你還記得我們那次去黑桃K酒店的事情吧。”

    “記得啊。”

    “那次在酒店里,打壞了老板的一幅畫,本來老板要我賠一百萬的,結果陸原來了,說了幾句話,老板就不要賠了,對吧。”

    “你的意思是?”被秦九兒這么一提,何敏也想起來了,其實那天她自己本身就有點懷疑了,只是后來慢慢的又給忘記了,“莫非,那個老板并不是被陸原說的話給說服的,而是因為他本來就是陸原的朋友?”

    “嗯,有這個可能呢。”秦九兒點點頭。

    “那按照你這么說,如果陸原真的身份很高的話,那么你說,會不會當初你家遇到了困難,得罪了那個于天齊,就是陸原他幫助你的呢?”

    現在說到這里,何敏也不禁想起了這件事,她不禁一拍腦袋,“哎呀,如果陸原真的是很有背景的話,那么這整件事也說得通了。畢竟陸原他也知道你出了這個事,所以他幫你擺平了,但是既然他一直都這么低調,所以這件事,他也就沒有告訴你。而這一次,于天齊對我們的報復,自然也是陸原幫的忙了。這就很合情合理了。”

    “哎呀。”

    秦九兒一拍腦袋,有點郁悶的說道,“唉,可是我,可是我當時對他態度那么差,他會不會記恨與我啊!”

    “這,要我說啊,就該怨你了。”何敏想到這里,也是有點擔憂,是啊,畢竟秦九兒以前對陸原做的也太過分了。

    就是自己和秦九兒是好朋友,也是很看不下去秦九兒的有些做法的。

    “我……”秦九兒撅了撅嘴巴,“這也不能怪我啊,我也不知道他的背景很深嘛!”

    盡管秦九兒看起來是為自己開脫,但是說實話,她臉上的郁悶和懊悔,也是很清晰可見的。

    “你當時候要是聽我的,那該多好啊。”何敏說道,“當時候,我不還是讓陳鋒把他介紹給你的嗎,當時候,如果你跟陸原相處了,我和陳鋒,還有你們一起出去,肯定你們的關系會越來越親密的,畢竟有我和陳鋒為你們搭橋……”

    “唉,別說了別說了。”秦九兒聽到這里,臉上的悔恨更多了,“都怪我,都怪我……”

    何敏也不再多說。

    秦九兒拿出小鏡子,照了照,又問何敏,“唉,敏敏,你說我今天的妝容怎么樣啊?”

    “很好啦。”

    何敏搖了搖頭,她倒不是敷衍。

    因為今天約陸原一起出來,就是秦九兒的意思。

    在來東籬酒吧之前,秦九兒那可是好好的打扮了一番的,對著鏡子化妝化的何敏都煩了。

    后來眼看著她還在精益求精的描眉,何敏干脆就拽著她離開了寢室。

    照秦九兒這種認真勁兒,這樣化妝畫下去,也許今天都沒法出寢室了。

    “那,對了,待會兒陸原來了,我們要怎么說?”何敏突然說道,“我們總不可能直接開口就問他是不是富二代吧。”

    “不,當然不可能直接開口問。”秦九兒說道,“畢竟陸原一直隱藏著身份,而且他救我們的時候,都沒有主動暴露身份,我們這么問,他肯定不會承認的。”

    “那我們該怎么說呢?”

    “我們要從側面慢慢的問,這樣陸原如果一不小心,就會暴露出一些信息出來。”秦九兒說道,“而且,還有啊,敏敏,我覺得陸原可不是富二代這么簡單。他可能有黑背景呢?”

    “為啥?”

    “你想想看,如果真的是他幫助了這一切,這可不是富二代能做到的,而且那個黑桃K的經理,好像也不是那種普通人。”

    “嗯,你說的也對,等他來了,再說吧。”

    何敏說完,兩人不再說話,都喝著咖啡,等候著陸原,心里都有點忐忑。

    再說陸原,離開了楚惜玉的家里,打了個車,很快就來到了東籬酒吧。

    東籬酒吧,里面的員工,陸原基本上也認識了,此時看到熟人,陸原有點尷尬,趁著沒人注意到自己,他很快就來到了何敏這邊。

    看到秦九兒也在,陸原不由一愣。

    不由皺了皺眉。

    他倒也不是說多討厭秦九兒,只是很顯然,秦九兒一向看不起自己。

    上一次,何敏和陳鋒也是打電話讓自己來東籬酒吧,結果呢,后來秦九兒又來了,搞出了那么多事端。

    讓陸原的感覺很不好。

    這一次又看到秦九兒,陸原自然也有點不舒服。

    然而,這一次,秦九兒一看到陸原皺眉,她的心里則是不由有點慌。

    很明顯,秦九兒自己也明白陸原為什么皺眉,這是看到了自己才皺眉的啊。

    唉,都怪自己以前沒表現好,現在落得這么一個印象。

    想到這里,秦九兒不僅僅是心里慌,而且還是感覺到很著急,不行啊,自己要扭轉這個印象啊。

    “陸原,請坐吧!”

    第一次,秦九兒主動禮貌的跟陸原說話了,還很客氣的讓陸原坐下,還給陸原倒了一杯咖啡。

    哇,陸原也愣了。

    這是頭一次啊。

    這秦九兒是咋了,怎么會突然對自己這么客氣了?

    當然了,陸原肯定沒有想到自己身份暴露的這些事情,畢竟自己一向隱藏的很好。

    坐下來,當然就是一些寒暄了。

    不過很快,寒暄也就結束了。

    畢竟,陸原本來就跟她們也不是很熟,話題也不是很多,聊了一會兒就沒有什么話題了。

    而至于何敏和秦九兒呢,兩個人的目的又不是寒暄,而是想了解陸原的真實身份。

    “對了,陸原,上一次,我給你買的手鏈你還喜歡吧?”何敏也知道,不能直接問,于是話題,就到了手鏈上面。

    畢竟,就是因為這個手鏈,她們才懷疑陸原的身份的。

    如果能確定上一次邁巴赫車上的手鏈,就是陸原的,那就可以確定陸原就是那些人口中的少爺了。

    “啊,挺好的。”

    陸原急忙說道,又笑了笑,“我很喜歡。”

    說實話,陸原這可不是客套話,他是真的挺喜歡的,畢竟沒有幾個女孩子送過東西給自己。

    也沒有幾個女孩子,看得起過自己。

    何敏雖然不是自己女朋友,但是也是一個女孩子,一個女孩子送自己一樣東西,無論目的是什么,無論她是不是自己女朋友,都會讓男孩子心里有幾分感激的。

    “就是太便宜了點,本來想送個好點的給你的。”何敏笑了笑,依然有點歉意,“對了,能拿給我再看看嗎?”

    “好啊。”

    陸原也沒多想,就掏出啦,遞給了何敏。

    何敏假裝在手里看了看,然后突然手一抖,手鏈掉在了地上,她急忙彎腰撿起來,歉意一笑,“這手鏈太滑了,似乎很容易丟啊。”

    “是啊,那天你剛給我買了,我就丟了一次呢。”陸原隨口說道。
黑彩玩法 沪市和深市 股票融资协议书 中国股票推荐 现在最好的理财方式 股票行情上证指数 股票融资利息一般多少 翻翻配资 最好个人投资理财产品 股票融资买入是好是坏 百盛期货配资 指南针炒股软件下载 棒球比分app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 怎么知道明天股票涨跌 投资理财平台哪家好 证券公司给私募基金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