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財運天降 > 第七十章 松鶴樓上宴賓客

第七十章 松鶴樓上宴賓客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kkpmm.co】,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陸原當然不會高調到直接讓駕駛員開著直升機把自己和周允送到學校里,雖然這樣肯定會引來無數膜拜和仰望,但這不是陸原的風格。

    陸家在金陵市有自己的直升機降落點,下了直升機之后,陸原帶著周允,兩人在路邊等公交車,準備回校。

    “原來你的家族這么強大啊。”

    周允感慨的說道,這短短的半個月,在療養島上,周允這個來自中國西南某個大山里面的土妞,終于得以窺見世界第一家族極盡土豪富貴的冰山一角。

    說沒有壓力是不可能的,盡管兩人之間有過那么深切的經歷,但是周允也有一種說不清楚的對未來的悲觀感。

    “對啊。”

    陸原輕描淡寫的說道,然后伸出手,輕輕的拂去了周允頭發上梧桐樹的種子,又仔細撫了撫周允的眼角,那里曾經被艾敬他們打得淤青,不過在桃花療養島的精心照料下,周允現在已經完全好了,看不出一點痕跡。

    而且經過了這半個月的各種山珍海味營養品的滋潤,周允比以前顯得精神了許多,皮膚也更加細膩了。

    “你那個堂弟,叫天賜的。”周允想了想,說道,“好多女朋友的……”

    說到這里,周允又不知道該如何說下去了,就嘟著嘴巴,有點郁悶的看著陸原。

    “哈哈,你是不是想說我會不會也這樣啊。”陸原笑了,來逗周允,“你現在就開始吃醋了嘛,不過你放心,我跟天賜那熊孩子不一樣的。”

    “我喜歡你,與你喜歡其他女人無關。”周允突然脫口而出。

    但話一出口,似乎自己也覺得太過于肉麻,周允的臉刷的就紅了。

    陸原心里不由一動,剛想抓住這個氣氛,抱住周允。

    突然,手機來了電話。

    “三少爺。”

    “熊老。”

    “我聽陸謙說了,你已經離開桃花島,現在已經到了金陵了吧。”

    “是啊。”

    “那個,三少爺,沈萬貫先生,在松鶴樓,以給你接風的名義,擺了一個酒宴,邀請了金陵不少名流富豪,你要不要去一下呢?”熊老說道。

    “沈萬貫是誰?”陸原好像還沒聽過這個名字。

    “他也是江南所的,是江春南手下,專門負責江南所的各項開支和創收,管理財務方面的,上一次江春南在比利酒店請你的那一次,他正好去外地談生意,所以沒在。這一次,聽說了你的事情,又得知你剛剛回到金陵,說什么都要請你一次。”

    熊老頓了頓,繼續說道,“這個人,性格比較豪爽開朗,所以在松鶴樓擺了酒宴,想給你接風呢,三少爺。”

    陸原本來不想去的。

    畢竟這家伙還請了那么多金陵的名流什么的,太高調了。

    不過又一想,他也是一片心意,自己不去的話,很可能會打擊他的積極性。

    去的話,就是對他一種鼓勵。

    既然這樣,那就去吧。

    順便也蹭一頓好吃的。

    打定主意,陸原就帶著周允來到了松鶴樓。

    松鶴樓,果然名不虛傳,遠遠望去,飛檐斗拱,層層疊疊,仿佛在云端一般,很有一種古代名樓的感覺。

    只不過在古代,這種名樓門前都是拴著各種名馬駿馬,而現在,則是停著各種各樣的豪車。

    “對不起幾位,今天我們松鶴樓不對外開放,已經被包下來了,如果有邀請券可以入進,如果沒有,請到別家去吧,多謝理解。”

    酒樓的服務人員在門口不厭其煩的一遍一遍說著。

    有些人好說話,轉身上車就走了。

    有些刺頭兒,還不服氣,要鬧事。不過再一打聽,是沈萬貫包的,就不敢再逼逼了,也只能乖乖離開。

    陸原不想搞的多驚天動地,就用熊老給的手機號,聯絡上了沈萬貫。

    沈萬貫,五十多歲,身體滾圓,很是富態,不過眼睛很有光芒,看起來很精神,臉上總是笑呵呵的,沒錯,確實很符合和錢打交道的形象。

    當知道眼前的青年就是陸原的時候,沈萬貫驚得倒頭就拜。

    “三少爺你自行前來,實在是恕罪恕罪,我本想布置好一切再聯系你,親自派車接你前來,然后讓你在眾人的仰望之下,款款進入宴會大廳,接受我們的拜禮。請三少爺恕罪!”

    “沒事沒事。”

    陸原被他弄得有點哭笑不得,什么,按照沈萬貫的意思,他還想讓所有人都到齊了,再派車接自己,在眾目睽睽之下,走進宴會大廳?

    這,陸原肯定不會這么干啊。

    “那個,沈萬貫啊,我呢,很感激你這一次的宴請……”

    “啊,哪里哪里,我早就想請三少爺一次了,上次在比利酒店我不在,我都后悔死了。”聽到陸原說感激,沈萬貫頓時眉開眼笑的。

    “額,那個,不過我不想讓人知道我的身份,所以我這一次雖然來了,我就用一個假的名字來參加,雪諾。”

    陸原說著,又介紹周允,“這是和我一起來的朋友,她也用假名字吧,葉蕊。”

    “行,三少爺,你能來我就非常榮幸了!”

    沈萬貫喜笑顏開,是啊,人家三少爺親自前來,這已經大大的給自己面子了,弄個假名字低調點,算什么事啊。

    和沈萬貫說好了之后。

    陸原和周允就來到了松鶴樓的宴客大廳。

    大廳里來了不少人,從穿著和氣質來看,多是金陵名流和富豪。

    “聽說這一次是沈先生為了給一位貴公子接風,而開的宴會?”

    陸原和周允漫步其間,耳邊都傳來眾人的相互閑談。

    “是啊,說起來,我很好奇這位貴公子到底什么來頭,竟然能讓沈先生給他接風。”

    “豈止,能讓沈先生接風的人,就已經很了不起了,而這位貴公子,竟然能讓沈先生包下整個松鶴樓,宴請這么多人,一齊為那位貴公子接風,這更是了不得了。”

    一席話,這群人連連點頭。

    “跟你們說啊,我聽說啊,這位貴公子,好像是沈先生背后的人呢。”有人低聲說道。

    “真的假的,你在哪聽說的,沈先生的生意做的已經是富可敵國了好不,他的背后還能有人?他是別人的背后還差不多。”有人搖頭不信。

    “就是,你是從哪里聽來的小道消息,要是真有這樣的貴公子,那身份簡直,嘖嘖,呵呵,不可想象了。”

    “隨便你們怎么說,反正我也是聽來的,愛信不信。”一開始說話的人,一看被眾人集體吐槽,也郁悶的回了一句。

    陸原聽著眾人這些議論,心里也暗暗覺得倒是挺有趣的。

    “好,各位,入座吧!”

    大廳的前面,有個舞臺,沈萬貫不知何時,已經來到了上面。

    他身形富態,說話中氣也足,再加上天生一種雍容的氣質,和在金陵市的名望,他一開口,整個大廳里頓時就安靜了下來,眾人紛紛找座位坐下。

    陸原也和周允找了個人少的桌子坐下來。

    陸原的身邊,坐著兩個打扮入時的美女,兩人妝容精致,穿著米色的高級禮服,香氣逼人,手腕上白金手鐲。

    見到陸原入座旁邊,這兩美女鼻翼微微一皺,顯得頗為厭惡之色。

    不過倒是也沒說什么。

    只是都往另一邊挪了挪。

    “哎,那位貴公子怎么還沒出來啊?”其中一個說道。

    “是啊,咋還沒出來呢,能讓沈先生如此大動干戈宴請的人,肯定是某個頂級豪門的公子哥,待會兒咱們要好好發揮,爭取要到微信。”另一個向舞臺上張望著。

    陸原心里呵呵一笑。

    湊到周允身邊,剛要逗一逗她。

    突然,身后傳來聲音,“哎呦,這不是那一對雌雄大盜嗎?”

    陸原聽到這聲音,心里一聲我草,回頭一看。

    果然,李夢瑤和杜亮,還有幾個自己也不認識的男女生,看起來他們都是一伙兒的,正站在自己身后。

    李夢瑤看起來比以前更加漂亮,更加明亮了。

    她耳朵上帶著白金滿月耳環,手上竟然還帶著一枚鉆戒,晶瑩時尚。

    她的目光,卻帶著自我的高貴,和對陸原的鄙夷和不屑。
黑彩玩法 吉林十一选五 吉华股票 wnba比分直播直播屋 nba比分直播球探网 参与期货配资合法吗 什么是炒股 上证指数是什么意思 广西快乐双彩 河北20选5 北京快三 山东十一选五 快乐赛车 广东11选5 安徽11选5 北京赛车 25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