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財運天降 > 第二十五章 讓我帶你去吃飯

第二十五章 讓我帶你去吃飯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kkpmm.co】,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陸原怔怔的看著周允。

    此時,周允微微垂著腦袋,她那完美的臉蛋上的傷口,看起來是如此的觸目驚心,她的眼神是那么黯淡。

    “周允,你……”

    “陸原,我沒有要躲避你,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周允哽咽著說道,“我只是不想讓你看到我這個樣子,我現在一定很難看的。”

    說著,周允側著頭,讓秀發垂下來,擋住了半邊臉的傷口。

    “所以,你才找了那么多的理由,就是為了不讓我看到你現在的樣子。”陸原突然明白了,心里卻更心疼了。

    多么心思細膩的女孩啊,自己剛才又一次錯怪了她。

    “這是怎么了?怎么會受傷?”陸原心疼的撥開周允的頭發,看著那些傷口,他的心很疼,就好像這些傷口是傷在自己的身上一樣。

    “沒,沒怎么,早晨從寢室出來的時候,不小心從樓梯上摔了下來。”周允躲閃著陸原的目光。

    陸原怎么會相信?

    “到底怎么了,跟我說實話!”陸原突然加重了語氣,雙手抓住周允的雙肩。

    剎那間,周允的淚珠大顆的滑落。

    她哭了。

    這淚珠里,有委屈,有悲慘,卻也有感動。

    是啊,怎么怎么能不感動,在這校園里,從沒有人關心過自己,從沒有人在意過自己。

    自己像是游離于校園之外的人,像一個孤魂野鬼,無人過問生死。

    可是,現在有人卻這么在乎自己。

    周允哭得稀里嘩啦的。

    她越哭就越想哭,越哭就越大聲。

    她越哭就越委屈,越哭就越感動。

    是啊,這么多年來,自己從來沒有這么徹底的大哭過,多少次日日夜夜的難過,周允都是忍著的。

    無論多難過,她也只會一個人找一個僻靜的地方,坐在那里慢慢的消化委屈,默默的流淚。

    沒人關懷她,她甚至都覺得自己根本沒有資格大哭。

    這一次,她要哭,很痛快的哭出來。

    因為,這一次,有人關心她,有人在乎她。

    “是不是被人欺負了?告訴我。”陸原禁不住輕輕的抱住周允的肩膀。

    這女孩子的肩膀是那么的柔弱,她的身體是那么的清瘦,仿佛是沒有重量一般,她是多么需要一個溫暖的港灣啊。

    “就是被艾敬她們打了一下,已經沒事了。”

    周允慢慢的沉穩情緒,擦了擦眼角的淚水,若無其事的說道。

    艾敬,就是那天在哈根達斯門口三個女生里,為首的那個。

    那三個女生,艾敬,孫蓓蓓,呂芳,都是周允的同一個寢室的,一向對周允都是極不友好。

    陸原本以為她們只是口頭上的侮辱也就罷了,沒想到竟然發展到這個地步。

    “我會讓她們償還的!”陸原的目光里,儼然有了幾分冷意。

    “不要去找她們。”

    周允急忙抓住陸原的袖子,“她們都很有背景,你別去找她們,找她們只會激怒她們,會對你不利的。”

    周允目光懇切的看著陸原,眼神里都是關切。

    “我,我以后盡量躲著她們就是了。”周允低著頭,似乎非常愧疚的樣子,“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

    周允甚至因為陸原替自己擔心而不安,看到陸原氣憤,她會覺得都是自己的錯,才讓陸原氣憤的,所以出口道歉。

    這女孩子,心思實在太細膩了。

    “我們先去醫院吧。”說實話,陸原現在也沒心思去考慮找艾敬那些人,先把周允的傷治好再說吧。

    “去醫院很貴的。”周允突然從身后拿出一瓶酒精和棉簽,舉給陸原,“要不,你幫我個忙,幫我擦一下藥吧。”

    說著,周允閉上了眼睛,微微仰著頭,正對著陸原。

    她的臉上淚痕還沒有完全的干去,她的小巧的鼻頭似乎還因為臉上傷口的疼痛而時不時的皺一皺。

    可是,她的表情,卻帶著一種期待,甚至嘴角還有一絲微笑。

    也許,是因為,她在等待陸原給她涂藥。

    還有什么,比你受傷的時候,你喜歡的人給你涂藥,更讓人感動和欣喜的呢?

    而陸原,看著手里簡陋的酒精和棉簽,真的心疼。

    受了這么嚴重的傷,竟然只是隨便買點酒精消毒嗎。

    如果不是遇到了自己,這個女生被人欺負的一臉都是傷痕,然后自己默默的躲在校園的偏僻無人之處,一個人給自己上藥嗎?

    陸原先是輕輕的用酒精給周允擦了擦傷口,接著不由分說,帶著她來到了校醫院。

    “傷口有點嚴重,要縫三針。”

    醫生檢查了之后,說道。

    陸原瞳孔猛的收縮,攥緊了拳頭。

    清洗,消毒,縫針,包扎……

    “謝謝你,陸原,一共多少錢啊,我會還給你的。”兩人從醫院里出來,并肩走在路上,周允說道。

    “暫時不急,以后再說吧。”

    “對了,你還沒吃飯吧,我請你吃飯吧,我們去吃面吧!”

    “我請你吃飯,就在這里吃。”陸原突然停下來,指著前面說道。

    “啊,百盛園啊!”

    陸原帶著周允來到百盛園門口,本來陸原就準備給她好好補一補,現在又受了傷,陸原也沒有顧忌了。

    “這里好貴!”周允站在門口,甚至都不敢進去。

    陸原笑了笑,抓住她的手,拉著她,兩人進了餐廳,找了個位置坐下來。

    坐在位置上,周允顯得很局促,她從來也沒有來過這種地方。

    別說是百盛園這種餐廳了,就是食堂里的小炒,她都沒吃過。

    陸原點了幾個好菜。

    “你坐在這里等一會,我去給你買一份甜品。”

    百盛園的角落里有一個甜品站,雖然沒有哈根達斯那么好,但是也不錯。

    “嗯。”

    周允看到陸原在百盛園里應對自如輕車熟路,她心里也暗暗驚訝,突然感覺到這個男生好神秘,身上似乎有著一些隱藏著的秘密。

    陸原去買甜品了,而周允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跟蹤著陸原的背影。

    看著陸原的背影,想著陸原對自己的呵護和關懷,雖然自己的生活壞的東西很多,但是陸原對她的好,就好像一泓泉水一樣,滋潤著她干枯了很久的心田。

    “喲,這不是周允嗎!”

    突然,一個聲音打斷了周允的思路。

    聽到這聲音,周允條件反射的,打了個寒顫。

    冤家路窄,來的正是艾敬她們三個人。

    “這窮逼真的太貪圖享樂了吧,前幾天去哈根達斯買冰淇淋,現在竟然又來百盛園吃飯了,學校給你的補助金,是讓你來花天酒地的嗎!”

    “真是人越窮越好吃懶做,拿著學校的補助金,轉手就大吃大喝,這種學生,簡直就是學校里的敗類,蛀蟲!”

    “看她,臉上的傷都包扎了,不錯嘛。”艾敬盯著周允的臉,突然一伸手抓住周允的頭發,猛地往自己跟前拉過來,“你這窮逼,以前受了傷不是從來不去醫院,都是用酒精擦一擦的嗎,怎么現在還去醫院包扎了?就因為你拿了補助金,牛逼了?飄了?”

    周允頭發被抓著,再加上臉上還有傷口,此時,臉上顯露出痛楚的表情。

    她薄薄的嘴唇緊咬著。

    目光倔強。

    但是,周允突然卻用一種懇求的聲音說道:“求求你們,現在能不能放過我?等回到宿舍,我任由你們處置。”

    艾敬三人,聽了周允的話,頓時一愣,隨即面面相覷。

    “我草,今天太陽從西邊升起來了?周允竟然會哀求了?”

    “你這窮逼,以前不是很倔強很有志氣的嗎,以前不是從來都不吭一聲的嗎?”

    “就是啊,真是奇了怪了,我還以為你一直很有骨氣呢,現在竟然也跟一條母狗一樣,哀求我們放過你了?”

    艾敬三人,確實感覺到十分奇怪。

    以前她們欺負周允的時候,無論她們怎么侮辱,怎么毆打,周允永遠都是一副冷漠倔強的模樣,緊緊的抿著嘴唇,忍受著她們的惡行。

    然而今天,這窮逼竟然會哀求了?

    不過,周允越哀求,她們反而越覺得刺激有趣了。

    是啊,以前欺負這窮逼,她不叫不喊的,也沒啥意思,現在竟然會哀求了,這就更有成就感了。

    “放過你?憑啥要放過你?!”

    說著,艾敬一巴掌打在周允的傷口上,本來傷口剛剛經過處理,還縫了針,這一掌,周允疼的眼淚都要出來了。

    “你這窮逼,有什么資格坐在這里吃飯?”

    艾敬又一巴掌打過去,目光里閃出幾分怨毒和憤恨,“你說你這個窮逼,你憑啥長得這么好看!”

    周允的頭發被打得散落在臉上,但她顧不得臉上的傷口傳來的疼痛,她的目光搜尋著,當看到陸原還在甜品店那邊,并沒有注意這里的時候,她稍稍安了心。

    周允掙扎著站起來,向外面走去。

    此時,她腦海里只有一個念頭,趕緊離開這里,不要讓陸原看到這一切。

    “怎么,還想跑?”

    “今兒個這窮逼還真是奇怪,以前怎么打都不跑的,今天一會兒哀求,一會兒還逃跑,嘖嘖,有意思。”

    艾敬三人,不慌不忙的跟在后面。

    周允不管她們說什么,低著頭快速的向外面走去,她要盡快的離開這里。

    然而,就在這時,她突然撞到了一個身體。
黑彩玩法 客户理财平台 广西十一选五 安徽快3 极速快乐十分 股票行情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q 股票行情分析方法 如何看股票融资融券信息 广东36选7 宁夏十一选五 新疆十一选五 30选5 股票分析论文3000字 理财app排行榜前十名 bf在线网球比分 关于基金配资的规定 新疆18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