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俠女來襲:本王妃你不可 > 第七七三章 求生

第七七三章 求生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kkpmm.co】,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御風怪在云和縣縣衙住下來,與美嬌娘何媛媛相聚言歡,形影不離,卿卿我我,快快樂樂,別有一番風情。

    這里的風情雖好,但不是久居之地,十幾天后,御風怪戀戀不舍地和媛媛辭別,回去陪伴師父,還要修煉武功。

    一路上,他回味著與何媛媛的美情美意,也想起了和潘府陳小云歡愛的情景,心中愉悅,興致勃勃。他對此行很滿意,既和情人幽會,又為百姓除掉一個禍害,還懲罰了行兇作惡的潘府,可謂收獲頗豐。

    御風怪想到欺人害命的潘少爺,恨得罵了幾句。他想到俊俏迷人的陳小云,又欲望難忍動了心思,決定去潘府住幾天。那里有吃有喝,還有美女陪伴,既能懲罰那個罪惡之家,自己的身心又能得到美嬌娘地撫慰,何樂而不為。

    陳小云是一個如花似玉的美女,難得一見,令人愛戀。讓這樣的美嬌娘陪他玩耍,是潘府罪有應得,自己又能享受快樂,可謂一舉兩得。

    御風怪想在潘府住幾天,也好滿足身心地渴望。哪知,世事多變,他興致勃勃地直奔向往的安樂窩,沒想到可怕的禍事也悄然降臨了。

    就在昨天天黑之時,御風怪興沖沖地來到潘府,直奔陳小云住處。

    陳氏小云見可怕之人又來糾纏,無法躲避,十分畏懼。她已經不由自己,只能悲泣流淚,任由御風怪為所欲為。

    御風怪正興奮之時,“嘭!”地一聲門被推開,一個女子闖進來。

    他興致被打擾,很生氣,剛要怒斥,見是一個女子,有些意外。隨即,他怒容散去,開心地笑了:“你也想參與嗎?不過現在沒有時間,還要等一等。”

    那個女子滿臉怒容,罵道:“王八蛋,你竟敢欺侮女人,豈能輕饒,我要讓你嘗一嘗欺人的下場!”

    御風怪見此人不是來取樂的,而是來找茬的,立刻來了氣,喝令她速速離去,否則后果自負。

    那個女子怒火升騰,分毫不讓,一邊怒罵一邊動起手來。

    御風怪沒有把她放在眼里,想盡快制服對手,也好繼續懲罰罪惡之家,還要把這個不識趣的女人整治一番,以滿足身心的需求。

    哪知,事情并不隨心所愿,交起手來,他才知道此女子非常厲害,想逃走都來不及了,結果被捉入地洞里。

    那個女子就是捉拿張云燕的人,也就是云燕的“情敵”。

    此女子不是昨天才來到這里的,已經在此住了十幾天,每天夜里都和潘府管家強行歡娛。

    那個管家就是陳小云同村的哥哥王曉天,他和小云妹妹自小長大,感情很深,也深深地愛著小云。他見妹妹被御風怪欺侮,便讓那個女子去救小云妹妹,結果御風怪惹火燒身,被抓起來。

    此前,陳小云遭受御風怪沒黑沒白地欺辱,每天都在痛苦中度過,既悲傷又無助,更加思念夫君。

    十幾天后,御風怪總算走了,陳小云又能平靜地過日子了。哪知,一個中年女子突然到來,曉

    天哥哥又被強行占有,十分無助。

    兄妹二人很畏懼,又很無奈,一個是柔弱的女子,一個是毫無本事的男人,對這些強悍的家伙沒有能力抗拒,只能唯命是從,痛苦地承受強者地給予。

    潘少爺一去不歸,陳小云無依無靠,不得不忍受一時,好在有曉天哥哥幫忙,也有了依靠。她知道,面對這兩個強悍的家伙,哥哥無能為力,兄妹倆還是要被人家欺侮。

    事已至此,陳小云泄氣了,也認命了,無力保護哥哥,也沒有能力自保,只能隨那個女子之意,想怎樣就怎樣吧,唯一所求的是能保住兄妹倆的性命。

    潘府禍事不斷,小云一直戰戰兢兢地過日子,夫君失蹤,自己又被人欺凌,哥哥也無法自保,痛苦不已,深感無助。

    陳小云很畏懼,苦不堪言,想不到御風怪又回來了,更加焦慮不安。她默默地哀嘆,只能認命,此時此刻,自己的身子已經不那么重要,能保住性命就知足了。她無處躲避,無力抗爭,只能聽天由命。

    ……

    張云燕聽說御風怪在欺侮潘府的女人,還引火燒身遭了大難,既痛恨又生氣。她瞪了御風怪一眼,哼道:“你這是欺侮女人,不能這么做。”

    御風怪也瞪了張云燕一眼,感到很委屈,不能接受好友地指責:“我是在懲治罪惡之家,沒有過錯,也一直在這么做。我身遭大難純屬意外,和俠義之事沒有關系,無可指責。”

    他覺得,除掉惡霸是俠義之舉,玩潘少爺的女人也是對惡霸地懲罰,是大快人心之事,何錯之有?

    張云燕依舊不滿:“錯就是錯了,你是借懲罰之名欺侮女人,何談俠義之舉?今后要收斂一些,兩廂情愿也就罷了,絕不能強項而為。”

    御風怪畢竟是精靈,她不能過高地要求好朋友,能做到兩廂情愿就不錯了。

    御風怪不能認同,自己不止在懲罰潘府,也一直在懲罰知縣胡得力。他與何媛媛有了感情,的確是兩廂情愿,說起來也是在玩貪官的女人。為了何媛媛,他一時還不能除掉胡得力,也沒有讓狗官好受,這么做也是那家伙應得的報應。

    御風怪自認為沒有做錯,自然覺得很委屈,不管是對潘府還是對貪官胡得力,好朋友都錯怪了自己,他的所作所為不但沒有過錯,還應該贊賞才是,不該橫加指責。

    他看著張云燕,有些不滿,說道:“我沒有欺侮無辜的女人,這就是俠義之舉,無可指責。先不說我是在懲罰惡人,退一步講,這也是人的本性,哪個男女不需要這種事呀,我也不能例外。”

    云燕認同這是人們所追求的好事,但是不能強行而為,否則就是給別人帶來痛苦。她很想批駁,可是涉及到這種事情有些難開口。

    御風怪哼了一聲,又道:“你也是個女人,不信你就不想這種好事,也從來沒有干過,盡管是兩廂情愿,也不該裝模作樣地教訓別人,真是假正經。”

    張云燕見他扯到了自己身上,羞得滿臉通

    紅,一時無言以對。她面對的是棕熊精靈,其所思所想所處的環境都和人類不同,無法勸說,尤其是這種事情,根本就聽不進去。

    云燕嘆了口氣,不想再為此事糾纏不休,更不想把自己牽涉進去,只能到此為止了。

    她聽說潘少爺已經被御風怪除掉,不滿的情緒消了一些。不過,她對陳氏小云有些憐惜,那個女子要孤獨一生了。

    張云燕贊同好朋友鏟除惡霸的俠義之舉,又不同意對陳小云的懲罰之說,見一時無法規勸,不再理睬御風怪。

    她想起那個中年女子,暗自嘆息,那個“情敵”有著數千年的修行經歷,本領高強深不可測,太可怕了。

    云燕很震驚,數千年前的高人或者妖怪精靈,在今世露面的不止這個女人,還有地靈神、撼天雷、霹靂火、逍遙圣、平天元圣、在青龍山現身的那位老婦人……

    另外,山中王、一點紅、綠無瑕、百草神等精靈,也都先后出現。或許,還有一些數千年前的精靈,隱居山林沒有現身,都是一些神秘人物。

    想不到,數千年來,世事更迭,那些修煉極深的高人和妖怪竟然相繼出現,令人震驚,有些家伙也危害至今,讓人畏懼。

    張云燕和御風怪已經到了生死關頭,沒有心思管那些無關痛癢的人和事,為如何逃難在焦急地商量。

    他二人身被捆綁,懸于洞頂,解脫之法實在難想,說來說去也沒有辦法,十分絕望。

    張云燕已經嘗試過,這種奇異的繩索既柔軟又堅硬,彈力十足,飛龍神刀都無法砍斷,想用利器解脫束縛決不可能。

    御風怪聽說這種網繩刀劍都不能斬斷,立刻灰心喪氣,在搖頭嘆息。

    張云燕沒有放棄,還在冥思苦想,希望能在九死中求得一生。

    地洞里,昏暗無光,沒有一絲聲響,死一般地沉靜。沉靜的地洞里,潮濕的霉味還可以忍受,恐怖的氣氛才是最可怕的,令人心驚膽寒,既痛苦又絕望。

    張云燕秀眉緊皺,在急切地想著脫身之法。

    御風怪愁眉苦臉,為死神逼近痛苦焦慮。

    忽然,張云燕的神情有了微微地變化,似乎有了想法。她看了看御風怪,說道:“朋友,愁也沒有用,還是想辦法脫身吧,盡快逃走才是最要緊的。”

    御風怪一聲嘆息,搖了搖頭:“說的容易,哪有辦法可想,咱們死定了。”

    張云燕苦笑一下,說道:“我倒是有個想法,不知道是否可行,不如試一試。”

    御風怪立刻來了情緒:“快說,有什么辦法?”

    “我想,這繩索盡管不能斬斷,卻有可能解開。我被捆綁,只要解開繩結就能脫身了,不知道行不行。”

    “這種時候,還管什么行不行的,反正是等死,不如試一試。”

    正絕望之時,御風怪聽了張云燕的想法,既高興又急切,恨不得立刻掙脫束縛,盡快逃出恐怖的“地獄”。
黑彩玩法 双色球关联选号技巧 重重庆时时开奖结果 广西快乐十分走势图官方网站 西麓商城能赚钱吗 西游争霸游戏机打法 陕西福利彩票app 围观 长乐最赚钱的企业家原来是他 神武3手游那些商人怎么赚钱 捕鱼大师现金 网上流传的微信赚钱是咋回事 全民电玩街机版官方版 20岁在杭州如何赚钱 猪肉第一手批发赚钱吗 商城可以签到赚钱 教人发财的游戏可以赚钱 宝可梦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