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家中寶 > 第二千零一十章 口德

第二千零一十章 口德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kkpmm.co】,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跟著誰也沒想到朱大娘就罵開了:“都怪那個倒霉的喪門星,跟她挨著住算是到了霉了。什么光都沾不上。”

    朱大娘氣的是,明明田野家里就有電話的。那還是她兒子家里呢,可惜從來沒沾過這個光。不過這話朱大娘那是打死也不會說的。也只能化成積怨見天的在嘴里罵兩句。

    朱鐵柱啊:“你消停點,同老二媳婦有什么關系呀。”

    朱大娘咬牙切齒的:“她那電話要是按咋咱們家,我用得著去別人家里打電話嗎,還沒能收別人家的電話費呢。說是兒子,屁的光都沾不上,你還心心念念那個喪門星生的兒子。”

    朱鐵柱心說,這要是當年咱們把孩子給攏護住了,別說那電話,就是隔壁的高墻大瓦房不都是他們家的嗎,怨誰呀:“行了,行了,哪跟哪呀,你就少說兩句吧。”

    朱大娘那邊連摔打在罵:“我憑什么少說,明明就有電話,我還要去外面打,村里人一個個的跟我說好福氣,孩子孝順,孝順個纂了。”

    朱鐵柱:“你那不是都不讓老二媳婦同你叫媽嗎,不然啥事不好商量,你這破脾氣吃了多少虧呀。”

    朱大娘恨恨的:“哼,我怕折壽。”好嗎。

    高老太太:“魚與熊掌不能兼得呀。這人怎么就不能換位思考一下呢,總不能什么都依著她的想法來吧。”

    田野那邊一點不覺得有什么,這聲婆婆她還真沒想過要叫:“咳咳,要不說您是文化人呢,咱們鄉下窮,過去哪上過學啊。不通透,認死理,差不多也就這樣了。”

    不然能說什么呀,難道同隔壁那樣呸兩口,罵兩句嗎,太拉低自己的素質了。

    這隔壁如此行為,那就是突出自己的好涵養的呀。哪找這么好的平臺去呀。

    大家這般交流聲音都不大,他們都聽別人的聲呢,哪能不注意自己的聲音呀。

    結果,寂靜的夜晚,長寶清脆的聲音回蕩在夜空里面:“我聽出來了,隔壁是壞人。”

    好吧他們家長寶聲音太大了。果然隔壁立刻就沒有聲音了。

    這邊的人無語的看著長寶,這大寶貝怎么不知道收聲呢,心說朱鐵柱兩口子應該是會尷尬的吧。

    田野這邊幾個大人都看著長寶,這孩子不知道什么叫聽墻角呀,怎么這時候開口大聲說話呢。

    朱家那邊固然尷尬,他們這些聽墻角的也很臉紅的好不好,雖然真的是趕巧了而已。

    幸虧那邊不知道這邊院子到底都有誰。這邊的人顯然想多了。

    朱家兩口子固然尷尬,朱大娘更多的還是惱羞成怒,騰地一下就怒氣蓬勃了:“呸,一看就沒人教的玩意,罵誰呢,那么大點就學會指桑罵槐了,沒教養。”

    要說這個問題,那絕對是隔壁的奶奶個中翹楚,長寶要是真有這個絕技,絕對是血脈傳承呀,這個問題,在座的都不否認的。

    可隔壁顯然不那么認為,因為長寶一句話,各種無言碎語就罵開了。

    田野黑臉,自家閨女確實嬌憨。不會討人稀罕。可那是自家的,平時隨便罵就算了,當著孩子的面,竟然如此不修口德。田野氣到了。

    李紅旗媽媽那邊咬牙切齒的:“我這就找他去。這婆娘不教訓不行呀。”

    李紅旗爸爸覺得這婆娘就染上了好戰因子了,上癮了。

    田野:“不用,你們休息吧,我過去同他們說說。”

    話音剛落,隔壁那邊拿嘩啦一聲響。

    田野心說怎么了。然后就看到自家兩個小的,還有田陽沒在身邊,壞了。

    趕緊的往門口走,就看到朱家隔壁的大門碎了。他們家三孩子就在那個壞了大門邊上呢。

    田野捂著腦袋:“干什么呢,你們還不快回來。”

    田陽那邊:“嬸子你別管,這老妖婆說咱們家長寶沒家教,我們得讓他知道知道什么是沒家教,咱們家長寶口舌笨,不會指桑罵槐,不過咱們家長寶手腳厲害,我得同這位老妖婆說清楚,讓她別誤會。”

    長順欣然點頭。就是這么說,當奶奶的也不能用那樣的無言碎語,數落他們家長寶,那可是女孩子呢。

    從來沒有人用那樣的話,當著他的面說過他長順的姐姐。這事必須嚴肅對待。

    長寶不懂那些話,不等于長順不懂那些話多難聽。這次不給他爸面子了。

    家里老老少少都出來之后,看到人朱家大門的模樣,說真的,連最鎮定的高老太太都很想望天,這場景她老人家有點處理不了。

    當然了最震驚的,還是在院子里面罵的最熱鬧的朱大娘還有協同出來的朱鐵柱。

    兩人看著大門上的窟窿都震撼的說不出來話了。

    朱大娘:“這,這,這哪個缺大德的做出來的。人那。”

    朱鐵柱看著門口站著的三個小的,還有院子里面圍著的幾個老的,眉頭皺的老緊,田野這個兒媳婦這么多年了,在他們面前就沒有過什么脾氣。

    他們出招,田野都是輕飄飄的給打回來的。從來不傷顏面。還是頭一次動手呢。

    說真的,他們家的大門那是朱鐵柱去山上找的老山木,請木匠給做的,厚實的很。

    他敢說,成年的漢子都撞不開。別說給踹給窟窿了。這事除了田野,別人都沒這份本事。

    朱鐵柱:“老二媳婦呀,你這是要做什么。我同你大娘好歹是你公婆呢。”

    田野沒開口,田陽:“你當長輩的,怎么嘴巴那么臭,說出來的話,怎么那么難聽。而且這事你別找我嬸子,不是我嬸子做的。”

    朱鐵柱:“你也知道我當大人的,有你小屁孩開口的地方嗎。”心說你爺爺都不是大隊長了,一個小屁孩還敢到我這里來指手畫腳的。

    長順小臉甭的倍兒嚴肅:“你也別找我媽說事。長寶是我妹妹,誰把這么臟乎乎的話,往我妹妹身上用,我就踹誰家門。”

    朱大娘叉著腰出來的,對著在家門口耀武揚威的三小崽子跳高高的叫罵:“你個小崽子,你還敢猖狂,誰給你膽子,你個不孝順的玩意,你也不怕天打雷劈。”

    長順:“你當長輩的說那么烏七八糟的話,還沒被天打雷劈呢,哪能輪到我們呀。”

    長寶:“對,有你在前面擋著呢,我們不怕。”
黑彩玩法 中彩票段子 万国优品赚钱 极速时时是不是骗局 什么软件能看视频赚钱又安全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 3d定一胆公式 最牛的七星彩抓规软件 抢彩票软件 股票赚钱都有那些方法 马路边卖早餐赚钱吗 3d历史开奖号码查询 重庆快乐十分彩手机软件计划皇家 五分彩是私彩网站自己开的吗 二分彩计划网 河北快3开奖结果走势 内蒙古11选5任选走势图